周信芳9个子女的介绍(周信芳长子周少麟:唯一没被送出国的孩子,见证父亲最后一滴眼泪)

发布:2022-09-07 23:00:22

谈及麒派宗师周信芳的子女,或许大多数人都只会想起四个人。

一是周采蕴,九个孩子之中最为漂亮且最为霸气的一位。

二是周采芹,她是家中最出名的孩子,是第一位华裔邦德女郎。

三是周采茨,身为幺女,她像极了母亲裘丽琳,曾担任香港影视剧监制。

四是周英华,人称“华裔食神”,他是家中最有商业头脑的。

比起以上四人,周信芳与裘丽琳的另外两个孩子则要逊色一些,但他们,也有各自的发光点。

一个,身为长女,是家中活得最低调,但却最安稳的。

一个,身为长子,是唯一一个继承周信芳事业,成为京剧演员的。

他们便是周采藻和周少麟。

周信芳9个子女的介绍(周信芳长子周少麟:唯一没被送出国的孩子,见证父亲最后一滴眼泪)

图 | 周信芳与子女合影,由左至右分别是:周少麟、周采藻、周英华、周采芹、周采蕴

藻之殊,于安稳

她是家里第一个被送出去的孩子,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回过祖国的孩子。

与妹妹们和弟弟们不同,周采藻极其低调,鲜少人知其人生事迹。

关于她的二三事,只能从其弟妹们的事迹中了解到一些。

自1947年被裘丽琳送到美国留学后,周采藻便一直在马里兰州居住。

都说女儿像父亲,此话着实不假,周采藻的性格确实是像极了父亲周信芳。

周信芳从不擅言辞,既不懂与人打交道,更不懂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这些事,向来都是裘丽琳在负责。

而周采藻,比周信芳更为内向,更加不擅言辞。

就连在家人面前,她都不常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每次联系,都没有什么话与家人们讲。

当然,这一点也与周信芳差不多。

一次,全家人打算给独自在外的周采藻录音寄语,在轮到周信芳录音时,他却说不出话来,思考了许久后,才说出一句:“今天是周末……”

不过,虽然周采藻寡言少语,但她身为几个孩子中的老大,还是承担了很多责任。

据说,在三妹周采芹离婚时,周采藻和母亲以及弟弟妹妹们都匆匆赶去了英国。

当其他人在安慰周采芹时,她便在一旁安静地做起了家务事,给家人们做饭。

向来不知如何表露情感的她,选择了用行动来安慰妹妹。

或许,比起弟弟妹妹们,周采藻太过柔静,一直不争不抢的。

若是不提周信芳还有这个孩子,可能世人们都不知道。

可一提起,就会有人比较起他们几个孩子,评论他们谁发展得好,发展得不好。

而确实,论成就,周采藻不如弟弟妹妹们。

可淡泊一生,就是不好吗?

正如周采藻妹妹们所说,大姐是家里最传统的一个孩子,于她而言,相夫教子,安稳一生便是最好。

人生好与坏,谁评都无用,只要自己觉得好,那这一生,就是成功的。

图 | 周信芳家族兄弟姊妹的团圆照,右二即是周采藻

麟之好,于戏曲

他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出国留学的孩子,也是唯一一个,继承周信芳衣钵的孩子。

1934年,周信芳已是声名远扬的名角儿,全上海无人不知他的“麒麟童”名号。

而周少麟,便是出生于这一年。

只是,周少麟从来没有在家中听见过胡琴锣鼓声,就连父亲练功的影子,他都不曾见过。

待他懂事后,他才知道,原来父亲是不想让他们走唱戏这一条路。

图 | 周少麟

周信芳深知唱戏之路的艰辛,他虽热爱京剧,但他不愿让子女们遭遇他曾经经历的一切。

于是,早在孩子们出生前,周信芳便为他们准备好了三部书:工业大纲、法律大纲和医学大纲。

他希望,以后自己的孩子,能够往工业、法律、医学这三个方向发展。

尽管后来,他的孩子们都对戏剧有了兴趣。

甚至,几个孩子还会凑一起,模仿周信芳舞台上的一举一步,但周信芳仍是没有让他们学戏的想法。

然而,孩子们的人生,并非由他主宰。

虽然没能在家中感受到戏剧氛围,但每逢周日,裘丽琳都会带着孩子们去剧场看周信芳表演。

站在台下,看着台上浓妆艳抹,身着锦绣华衣的父亲,周少麟久久不能回神。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声有多大,只是不知,原来京剧表演是这样。

渐渐的,周少麟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可周信芳当时仍不希望他去学戏,就算孩子喜欢,他也不同意。

他怕,周少麟的兴趣会被学戏之路的艰辛给磨灭掉。

于是,同姐姐们一样,周少麟被送进了大学,学外语。

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纵使是围着外语转,周少麟仍是兜回了京剧圈。

1951年,周少麟结识了他的未来妻子黄敏祯。

图 | 周少麟夫人黄敏祯

黄敏祯的母亲是个京剧爱好者,在母亲的影响下,黄敏祯也是个京戏迷,十分热爱戏曲表演。

因此,只要踏进黄家,便能听见各种吹拉弹唱的声音。

周少麟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越发热爱起京剧表演。

刚开始,他还只是去黄家当个听众而已,可听多了之后,他便从旁观者,变成了戏中人。

没有接受过戏曲教育的他,竟也开口唱起了戏。

对此,他说:“这不仅勾起了我的戏瘾,而且激发了我潜意识中爱戏的热情。”

故而,就算没有周信芳的教导,周少麟还是懂得了唱戏的一点皮毛。

毕竟,“热爱”是最好的老师。

麟之愿,于舞台

对于旧时代的人而言,父命难违,若是不听父亲的话,那便是不孝。

正如鲁迅所说:“中国亲权重,父权更重。”

故而那时候的人,经常会以孝顺之名,去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周少麟,他用自己的表演,征服了父亲周信芳。

1953年10月,周信芳前往朝鲜演出,裘丽琳担心周信芳一个人会有不便,就让周少麟跟着去。

在亲身经历了剧团外出表演的生活后,周少麟对京剧的热爱仍是只增不减。

甚至,在看到马连良、梅兰芳、程砚秋等戏剧大师们的表演后,周少麟开始对舞台有了欲望。

他也想,像父亲一样,和所有名角一起,站在戏台上表演。

于是,周少麟悄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之路,他总是偷偷跑出去参加演出。

当周信芳不需要上台表演时,其他剧团的人便会喊周少麟去跑龙套,磨练演技,顺带过过戏瘾。

虽说是龙套,但其戏份表演也是不简单的,没有点基础的人都演不来。

可周少麟演出来了,把一个龙套角色演得出神入化。

剧团里的人后来一看到他都会说“他是个吃戏饭的料”。

或许,有人会说,父亲是京剧名角,儿子自然也会点技艺。

图 | 周信芳与周少麟

可事实上,周信芳并没有教过周少麟京剧的表演技巧。

他本来就不愿意子女们走唱戏这条路,又怎会去教他们?

就算说,周少麟遗传到了周信芳的表演天赋,可若是他后天不努力学习,那么天赋又有何用?

只不过是又出一个方仲永罢了。

而随着周少麟跑龙套的次数增多,他开始不满于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他想光明正大地唱戏。

1955年,周少麟在和黄敏祯结婚后,便决定了要下海唱戏。

对此,身为母亲的裘丽琳并没有反对,她并没有觉得唱戏不好。

只是,周信芳仍不肯同意。

说起这,其实周信芳和周少麟就和当今相声界的郭德纲和郭麒麟一样。

郭德纲身为著名的相声演员,德云班主,无人不识。

而其子郭麒麟,也与他走上了一样的道路,且两人一样大红大紫。

不过,当初郭德纲和周信芳一样,也是不愿意让儿子经历自己曾遭受的磨难。

毕竟,讲相声太难,不是想红就能红的。

京剧也同样,不是说父亲是名角,是麒派传人,自己就可以沾光顺利出道。

若是没有能力,表演得不好,谁肯花钱买票看戏?

这一点,周少麟心知肚明,但既是心中热爱之业,怎能说放弃就放弃?

图 | 父子情深

爱之深,于严厉

郭麒麟能说服郭德纲同意自己去讲相声,那周少麟,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法子去劝说自己的父亲。

周信芳不愿意让周少麟去唱戏的原因无非有二:

一是,不愿意他受苦;

二是,京剧演员讲究童子功,周少麟早已过弱冠之年,这时练功,显然过于迟了。

再加上,知子莫若父,周少麟的内向害羞个性,当父亲的怎么会不了解?

可就是这样一个内向的人,为了热爱的事业,完全豁了出去。

每当周信芳在家时,周少麟就会把自己唱《秦香莲》的录音放给周信芳听。

这是他曾经表演过的片段,刚开始听,周信芳还以为是自己唱的。

可单这样并不足以让周信芳松口,所以后来周少麟直接就当着他的面,唱起戏曲来。

发觉儿子对京剧着实是特别热爱后,周信芳也就让步了,同意他下海唱戏。

而周少麟,一得到父亲的允许后,马不停蹄地就跑去退了学,专心从事京剧表演。

期间,周信芳曾对他说:“你既然立志要做一个京剧演员,那就要好好地学戏吧!可是要自己下苦功,不要想扛着我的这块牌子。你要是现在不刻苦,以后学成个半吊子,我是决不会让你登台的。”

于是,为了补上幼功,周少麟开始苦练基本功,在父亲安排的老师门下学各种技艺。

这一学,便是两年。

不过,都说“百听不如一看,百练不如一演”,光练习的话,周少麟并不能提高自己的表演功底。

因此,周信芳便让周少麟去参加非上海地区的剧团。

至于其原因,当然是想让儿子多受磨练了。

既然选了这条路,那周信芳便不会再说出不忍心这种话,毕竟,严父出才子。

在周少麟前往外地演出时,周信芳也只说了两句话:“一、包银不能高于玩意儿;二、一切在于你自己。”

当然,周信芳这是嘴上严厉,心里可疼着了,周少麟在外的一切活动他都知情。

这不,当周少麟去江苏演出时,因表演精湛,当地京剧团便要求他当团长。

时隔几万里的周信芳一知情,赶忙写了封信,让周少麟别当团长,把戏演好才是重中之重。

后来,出于担心,周信芳还跑去江苏看了周少麟的演出。

当旁人夸奖周少麟演得非常好时,周信芳也只是轻轻一笑,说:“他还缺功。”

话虽这么说,但他内心,却是对儿子的进步感到骄傲,为有人继承自己的衣钵感到欢喜。

于是,当周少麟外地演出结束后,周信芳便亲自上手教他了。

不过,周信芳并没有教麒派戏,而是教谭派戏。

他以《空城计》《清官册》《连营寨》为例,教导周少麟“演戏就是要演人物,要演出人物的身份和性格,而京剧则要恰当第运用以唱、念、做、打各种艺术手段来刻画出人物的性格来”。

但在那时,懂得京剧表演可不代表就能入京剧圈。

按规定,凡是想进上海京剧院的人,都要先表演一段,并由剧院成员决定他是否有能力加入。

就算是麒派大王之子,也不能逃这一关。

好在,周少麟一直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而且,比起拼爹,他更想与爹拼。

刚好,1962年,周少麟的心愿实现了,他得到了与父亲同台演出的机会。

只是,一个担心儿子出错,一个因害怕父亲而过于紧张,所以两人都发挥得不好。

但至少,他们有了同台的经历,且不论表演得如何,这份经历都是美好的。

图 | 周信芳家族全家合影

菊之傲,于父亲

其实,他原名本是周菊傲,只是后来改成了周少麟,以示“麒麟童之子”的身份。

而那个时候,正是周信芳一生最艰难之时。

虽然早在这之前,裘丽琳便已经预料到十年劫难会影响到全家人。

因此,她心中也已打算好,将他们兄弟姐妹六人都送往国外。

可周少麟却选择了留下,留在父母身边,与他们一起面对“暴风雨”。

在周信芳被套上“反动学术权威”罪名,并被押到兰心大戏院时,周少麟也跟着一起去了。

看着儿子明明可以不遭罪,却硬是要跟着自己后,周信芳问:“你也来干什么?他们要打你。”

听到这话,周少麟脸上仍是没有丝毫怯色,反而是坚定地看着父亲回答道:“他们打了我,你就可以少挨几下。”

闻言,周信芳感动地抓着周少麟的手,说:“让他们看看,世上还有这样的感情!”

在当时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不光是缺乏信任,还缺乏感情。

有许多人,为了能在十年动荡期间活下来,不惜抛家弃子,背叛挚友。

像周少麟这样对家人不离不弃的,实属少见。

只是,在陪着父亲熬过几次挨打后,周少麟也被定为“反革命”,两次被抓,入狱五年。

对此,周信芳倍感内疚,他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儿子,害了这一大家子人。

可周少麟,从始至终,就没有觉得是父亲的错。

1975年2月,周少麟获释出狱去郊区劳改,只有到周末才能回家一次。

周信芳本以为,自己终于等到儿子回家了,可殊不知,他命不久矣。

在与儿子团聚一两次后,周信芳便撒手人寰了。

为了传承周信芳的戏剧艺术,自1979年起,周少麟开始专心于表演麒派戏。

身为儿子,他这是不想让父亲一生心血付之东流。

身为艺人,他则是不愿让麒派艺术止步于此。

而事实证明,周少麟确实把麒派发扬光大了。

正如著名戏剧家吴祖光在看完周少麟的表演后所说:

“徒伤艺海大星沉,雾散天海现少麟。亮相岂缘惊浊世,扬眉犹自记囚身。

贤翁绝唱空前古,世子悲歌继后尘。已雪奇冤双塔寺,从此麒派有传人。”

或许,在了解完周采藻和周少麟各自的经历后,会有人又比较起这两个人的人生。

一个为长女,一个为长子,其人生成就一对比,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可正如前文所说,周采藻活得低调,她的事迹并没有被摆在明面上。

所以,谁能确定,她就是劣的一方?

再者,如诗人顾城所说:“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活出自己,才算是精彩。

周采藻选择安稳,周少麟选择舞台,他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跟随着自己的心。

因此,就算比起弟弟妹妹们,他们二人身上的发光点容易被人忽视。

但至少,他们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文 | 千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