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弗和王闰之和王朝云什么关系(王弗与朝云,一个是发妻一个是宠妾,谁才是苏轼的毕生挚爱?)

发布:2022-09-08 00:48:13

文/蓝梦岛主

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

王弗和王闰之和王朝云什么关系(王弗与朝云,一个是发妻一个是宠妾,谁才是苏轼的毕生挚爱?)

(王弗VS王朝云)

苏轼一生有过三个重要伴侣,其一是发妻王弗,其二是续弦王闰之,其三是侍妾王朝云。很凑巧,都姓王。其中,除了存在感最低的王闰之,王弗与朝云都是后世津津乐道的古代奇女子。

王弗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王方为乡贡进士,曾执教于中岩书院,当过苏轼的老师。她16岁嫁给苏轼,27岁红颜早逝,是苏轼前半生的良伴。

(王弗剧照,扮演者:林心如)

王朝云原本是西湖名妓,12岁时被苏轼收为侍女,18岁被纳为侍妾,35岁香消玉殒,是苏轼后半生的知己。

那么,王弗与王朝云,一个是发妻,一个是宠妾, 到底谁才是苏轼的毕生挚爱呢?自古才子多情,苏轼也不例外,他为发妻王弗和宠妾王朝云分别写有经典悼亡词,或许我们可以从中探寻问题的答案。

(王朝云剧照,扮演者:王晓晨)

宋神宗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岁在乙卯,这一年的正月二十日,40岁的苏轼夜里梦见已故十年的爱妻王弗,悲从中来,不能自已,提笔写下千古绝唱《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写给王弗的这首《江城子》想必各位读者都很熟悉,上阕写实,直诉深彻思念,下阕记梦,表达无限哀伤,其中字字带血,句句含泪,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是公认的“千古第一悼亡词”。

(苏轼与王弗剧照)

宋哲宗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与苏轼相携走过二十多年风雨的朝云病逝于惠州,彼时,苏轼已经61岁,垂垂老矣,孤苦无依,朝云的离去对他来说是致命打击,这些年仕途不顺、屡遭磨难,幸而有朝云相伴,让他深感人情温暖、爱情浪漫。回忆起一路走来朝云对自己的一往情深和不离不弃,苏轼有感而发,写下了绝美名篇《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这首《西江月》或许各位读者并不那么熟悉,却是苏轼婉约词中的代表作。上阕用梅花的傲雪凌霜暗喻朝云不惧艰辛,千里迢迢陪苏轼一起来到岭南贬谪之地;下阕用梅花的明艳多姿暗喻朝云的天生丽质,进而歌颂朝云的遗世独立,感谢朝云的深情陪伴。全词看似句句在赞美梅花,实则句句在悼念朝云。明朝第一才子杨慎赞曰:“古今梅词,以东坡此首为第一。”

(苏轼与朝云剧照)

在《江城子》中,苏轼主要表达的是对王弗的思念,在《西江月》中,苏轼主要表达的是对朝云的赞美,前者相对感性,后者相对理性,前者更感人,后者更唯美,前者更哀伤断肠,后者更心存感激。仅就两首悼亡词而言,苏轼对王弗的感情当是刻骨的挚爱,苏轼对朝云的感情当是由衷的感激。

在回忆王弗时,苏轼说:“记得画屏初会遇。好梦惊回,望断高唐路。”可见,苏轼与王弗的结合并非纯粹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在婚前,苏轼就已经暗恋了王弗多年。

在回忆朝云时,苏轼说:“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可见,朝云不但与苏轼情趣相投,我写词,你弹唱,我修禅,你念经,而且朝云还是最懂苏轼的人,他们之间无需语言,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心灵相通、明白彼此。

(苏轼剧照,扮演者:陆毅)

综上,笔者认为,对于苏轼来说,王弗是刻骨初恋、是贤妻内助,而朝云则是红颜知己、灵魂伴侣,她们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在三妻四妾的古代,爱情本来就具有很深的时代局限性,不能以今人的价值观去评判。

参考资料:《东坡全集》

文中图片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