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弗墓在哪(十年生死两茫茫——品苏轼悼王弗诗)

发布:2022-09-08 00:58:03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是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江城子》,是苏轼写给亡妻王弗的。王弗走了整整十年,苏轼细细咀嚼妻子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怀念作品。

王弗墓在哪(十年生死两茫茫——品苏轼悼王弗诗)

王弗嫁给苏轼,刚好十年,从活泼的少女到贤惠的少妇,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忽然没了。生有限,死无常,苏轼悲痛而又惶恐,对命运之神的安排一片茫然。

王弗葬于四川眉山城之东,今天的土地乡苏坟山。苏洵、程氏均葬于此,青山绕陵墓,万松伴英灵。苏洵死后,苏轼丁忧三年,手栽松苗三万棵。他带着年幼的孩子常常待在那儿,躬身栽树培土,仰看蓝天白云。

王弗墓前的清风如泣如诉,仿佛述说着她的幽怨:她与苏轼,欢娱太少了。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十年一晃而过。苏轼说过的,要和她生同衾死同穴,可他的陵墓远在河南郏县……

王弗频繁走进苏轼的睡梦中,似乎要补上夫妻恩爱的好时光。苏轼细腻回应她,爱不够怜不够。又是一个十年,阴阳时向梦里缠绕,然而梦会醒。诗人深陷无可奈何的情绪中。

阴阳隔天地,相爱至深的男女永无消息。这是人类永恒的绝望之一。想念亡人越深切,越能“触摸”到这种绝望。

苏轼对王弗的怀念,是不知不觉的,倏然而至的——这更接近怀念的本质。他事先并无一个计划,要在亡妻十年忌日为她写点什么。伟大的艺术作品,好像都跟意志没有关系。感觉是慢慢积聚,自发地寻找它的喷发点:这个谜一般的漫长过程也许正好是艺术吸引人的奥妙所在。《江城子》语句平实,对应日常生活场景,七十个字,说尽无穷思念。浓郁的哀伤托出王弗凄婉而美丽的形象。汉语的表达能力真是令人一再吃惊。而眼下有一种喧嚣:读图时代来了!我不知道这是鼓吹进步还是提倡退化。我只知道,这首简短的悼亡之作,明显胜过那些类似题材的、哪怕是较为成功的影视剧。影视剧通常看过就忘了,而要忘记“十年生死两茫茫”这样的文字,可能需要下点力气,除非中国人对汉语的敏感度在未来几十年内持续下降。

苏轼这首《江城子》,自问世至今,打动过多少人,没人作过统计。肯定是天文数字。而掉下来的眼泪,乃是人世家最为深沉的眼泪,和那些煽情煽出来的液体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