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弗怎么读(石敏《苏轼之妻子王弗:一颗明亮的流星》)

发布:2022-09-08 01:00:03

王弗怎么读(石敏《苏轼之妻子王弗:一颗明亮的流星》)
(王弗,苏轼的结发之妻,四川眉州青神人,幼承庭训,颇通诗书。年16岁时,嫁给苏轼。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有“幕后听言”的故事。治平二年五月即1065年卒,年方27。王弗画像)

一个女子,没有做过官,没有流传的诗文,亦没有在她身上发生过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奇故事,却能让人铭记、仰慕和思念的,恐怕只有王弗。

王弗,她的名字,不是最俗的也不是最雅的,但读来却如夏日的一缕清风,沁人心脾。王弗,一位冰清玉洁的女子。

二八年华,她嫁做人妇。在最美的时光中出嫁,嫁入的虽不是豪门,但却也是多少少女梦寐以求的人家。
(苏轼画像)

王弗是幸运的。用16年,让自己出落得最美,用16年,诗书,琴棋书画把自己熏陶的知书达理。

不禁想起,《孔雀东南飞》中一段,刘兰芝“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古代男子要科举,而女子虽无科举,却有比科举更严酷的训练。是否古代的女子要想嫁的好,从12,13岁就必须为自己充电,那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当今,孩子不好好学,父母便说,不学习以后你怎么办呀?不知王弗的父母是否也曾说过不读诗书如何辅佐你的丈夫,如何做一个贤内助。

总之在16岁那一年,王弗已是知书达理,冰雪聪明,风风光光嫁入苏家。从此后她的名字便不再普通,因为她是苏轼的妻,如若不是英年早逝,她会一直是苏轼的妻子。

很多时候,女子的心理年龄要远远大过同龄的男子的心理年龄。王弗16岁,苏轼19岁,苏轼还是个虽有才气却偶尔性格暴躁毛头毛脚的大男孩,而王弗却有着超出年龄的冷静和睿智。家中每一次来客人,王弗便在屏风后听着谈话。言谈举止中,她便知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是阿谀奉承的,还是可与之相知共事的。我想并不是这个女子多么热衷政治,而是在那个男权社会,男人的未来是事业,女人的未来是丈夫。古往今来,没有几个女子走上政治的前台,可是有多少决议没有女子的参与?看一个男人,你便知她背后有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如果说抱得美人归,是男子梦寐以求的,那么不经意抱得聪明,美丽、冷静和睿智的美人归,是不是就是老天的格外眷顾了呢?之所以说不经意,那是因为苏轼王弗不是自由恋爱,而是父母包办。如今有那么多女孩说,学的好不如嫁的好,怎知,不先把自己包装好,哪里有嫁的好的资本。

王弗,符合一切好妻子的标准。没有婆婆的刁难,没有丈夫的沾花惹草,没有无后的心理压力,没有衣食的忧愁,有的是情投意合,伉俪情深,这是多么幸运的女子。提起她,不会像提唐琬儿那样心痛,也不会像提李清照那样惋惜,如果说生命的价值不以长度来计算,而是宽度的话,她是最幸福的女子。

16岁到27岁,十一年的光阴,也许这样的女子本不属于凡尘,上天早早的把她召回。空留下无所适从,来不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苏轼。

宦海沉浮,没有了王弗,人生也跌落到了谷底,屡次的贬谪,夜深人静时,便更加思念那个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人。苏轼不惑之年,王弗死去十年,回想着来时的路,看着未来的渺茫,不禁悲从中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江城子》,苏轼写给王弗的,古今第一悼亡词,那是用心感受、用血泪泣成的千古绝唱。

豪放派的苏轼却写出了比婉约派还婉约的,令人读之动容的绝美之词,只因王弗。

假设,王弗一直陪在东坡身边,为官之路是否还会如此曲折?假设只是假设,人生没有彩排。王弗,流星般短暂的一生,在她的天空,绽放了最美的光亮,留在了偶然抬头却再也忘不了的人们的心中。

王弗,真的不用去为她惋惜,繁华人世间,人们记住了,她已来过,来的无忧无虑,走的无怨无悔,无牵无挂。王弗,读来,温情脉脉!

《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作者简介】石敏,82年出生于美丽的冰城,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期间便深植下文学的种子,在工作之外穿行于各大文学论坛,崇尚情深意浓的文字。决心用手中的秃笔为那些或情深,或智慧,或良师,或益友的人们立传。笔名无声的雨,希望能如春雨,静静的滋润大地,如小草,悄悄的把田野染绿。

作者自语:我不是作家,我只是生活的搬运工。

————————————————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