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理是什么派的代表(赵树理与“赵树理方向”)

发布:2022-09-07 22:34:03

赵树理,1906年9月24日出生在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早年曾在河南笔铺当过学徒,还走村串户卖过中草药。在农村中长大的他不仅了解农民,也热爱和深通农民的艺术。青年时代曾外出流浪求学,一度接触到新文学,受到极大影响。因父亲一生务农,会编簸箕、治外科、看风水、还是八音会的重要成员。赵树理从小热爱劳动,还常跟他父亲到八音会里凑热闹,在那里他学会了吹弹唱。1937年投身抗日工作,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山西从事各种文化事务,编报纸副刊,写出了许多反映农村社会生活、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小说。

抗日战争开始以后,赵树理来到了抗日根据地,并且在党的宣传部门工作。他早就下定的拉“夺取封建文化阵地”的决心,现在成了党的提倡和号召,成了客观上的迫切需要。主客观结合起来,便使赵树理以一位杰出的人民作家的面目,以一位在完成“五四”新文学与广大人民群众相结合第二步任务上作出重大贡献的战士面目,出现在中国文坛上。

延安整风与赵树理的创作倾向

1942年5月2日至23日,在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其中谈到态度问题。随着立场,就发生我们对于各种具体事物所采取的具体态度。比如说,歌颂呢,还是暴露呢?这就是态度问题。究竟哪种态度是我们需要的?我说两种都需要,问题是在对什么人。有三种人,一种是敌人,一种是统一战线中的同盟者,一种是自己人,这第三种人就是人民群众及其先锋队。对于这三种人需要有三种态度。其中谈到对人民群众,对人民的劳动和斗争,对人民的军队,人民的政党,我们当然应该赞扬。人民也有缺点的。无产阶级中还有许多人保留着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都有落后的思想,这些就是他们在斗争中的负担。我们应该长期地耐心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使他们能够大踏步地前进。他们在斗争中已经改造或正在改造自己,我们的文艺应该描写他们的这个改造过程。只要不是坚持错误的人,我们就不应该只看到片面就去错误地讥笑他们,甚至敌视他们。我们所写的东西,应该是使他们团结,使他们进步,使他们同心同德,向前奋斗,去掉落后的东西,发扬革命的东西,而决不是相反。

1943年,赵树理发表了《小二黑结婚》,赵树理被解释为一种新型文学方向的代表,是能体现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提出的文艺路线的典范。《小二黑结婚》讲的是抗日战争时期,民主根据地刘家峧村的青年队长、杀敌英雄小二黑,与本村俊美聪慧的姑娘小芹相爱。但因违背了封建迷信思想严重的父母亲的意志,遭到了各自家长二诸葛和三仙姑的强烈反对。其时,担任村干部的流氓恶棍金旺,凭借手中职权,兴风作浪,罗列罪名,趁火打劫,对小二黑和小芹进行残酷迫害,几乎使这对恋人的爱情夭折。后由抗日民主区政府区长出面支持,经过一番斗争,惩办了流氓恶棍金旺,教育了封建愚昧的落后群众,此时的二诸葛和三仙姑也表示支持儿女的婚事。至此,这对追求婚姻自主、向往美好生活的情侣,终于如愿以偿。

赵树理是什么派的代表(赵树理与“赵树理方向”)

《小二黑结婚》的故事结构相当对称。其一,象征旧社会迷信(迷信与家长权力的合谋)的二诸葛和三仙姑与象征新时代自主(理性与追求自主的努力)的二黑和小芹的矛盾。其二,象征恶势力(欺压)的金旺兄弟和金旺老婆与象征新希望(反抗)的二黑和小芹的冲突。其三,地方势力(金旺兴旺)的蛮横和官方干部(村长区长)的正义的较量。其四,乡村审美(三仙姑擦粉)与区院审美(嘲笑三仙姑)的对比。赵树理这篇小说可以说是为结构主义分析方法量身定做的理想文本。在种种对立冲突中,故事的意义彰显出来,即新时代的幸福生活需要自己争取,任何迷信与权威在新社会里都行不通。在故事结构中,区长必须是正义的,其实新的权威在不知不觉中也被立起。在故事中体现耐心地教育二诸葛三仙姑,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时惩办了流氓恶棍金旺,教育了封建愚昧的落后群众,他们在斗争中已经改造或正在改造自己,《小二黑结婚》最后重点突出强调的就是他们的这个改造过程。

赵树理方向

由于赵树理作品与中共其时对文学的要求契合无间,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解放区”文学界对赵树理进行了大力推崇,甚至提出了“赵树理方向”的口号。

赵树理方向即中国现代小说史上作家赵树理的小说创作中体现出来的迥异于40年代之前小说的一种新倾向。在1947年晋冀鲁豫边区文联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首次一直提出,陈荒煤又在《向赵树理方向迈进》一文中作了具体阐述。

赵树理方向”的核心内容是围绕一个革命文学要为群众服务和如何服务的问题,表现为以下三方面特征:一、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性,爱憎分明的反映解放区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和斗争;二、在艺术表达上运用群众口头语言,创造出生动活泼的农民喜闻乐见的好典型;三、作家具有高度的革命功利主义和长期埋头苦干、实事求是的精神,能全心全意为工农大众服务。

首先说下第一点,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性,爱憎分明的反映解放区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和斗争。在《李有才板话》中,赵树理写了农村基层政权被坏人阎恒元等人把控,村长广聚是自己人,民事委员教育委员会是阎恒元和他的儿子阎家祥,工会主席是阎恒元家领工老范。村干部丈量土地的时候为了少算农民的土地,多算自己的土地,丈量时各干各的闲事,以此来拖延时间,农民要做工,没有时间陪村干部丈量土地,最后就随便给土地定数,农民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农村干部中的官僚主义盛行,生活在老槐树底下的小元成了武委会主任,成了村干部有了权力,没过多久就沾染了一身官僚主义做风,连活也不干了,割柴派民兵,担水派民兵,锄地派邻居,自己架起胳膊当主任。

其次在艺术表达上运用群众口头语言,创造出生动活泼的农民喜闻乐见的好典型;在《李有才板话》中李有才看到村干部给丈量土地写的数字是觉得好笑,于是编了这样一段歌“杖地的,真奇怪,七个人,不一块; 小林去割柴,桂英去拔菜,老范得贵去垒堰,家祥一旁乱指派, 只有恒元与广聚,核桃树底趁凉快, 芭蕉扇,水烟袋, 说说笑笑真不坏。 坐到小晌午,叫过家祥来 ,三人一捏弄,家祥就写牌, 前后共算十亩半,木头牌子插两块。 这些鬼把戏,只能哄小孩; 从沟里到沟外,平地坡地都不坏, 一共算成三十亩,管保恒元他不卖!”把杖地事件编成朗朗上口的歌,农民喜欢,也便于流传。

最后作家具有高度的革命功利主义和长期埋头苦干、实事求是的精神,能全心全意为工农大众服务。赵树理在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农村中长大的他不仅了解农民,也热爱和深通农民的艺术。因为他出生于农村,对民间戏剧、秧歌小调及农民的口头语言颇熟悉。具有高度的革命功利主义和长期埋头苦干、实事求是的精神,能全心全意为工农大众服务。

践行毛主席文艺方针的典范

陈荒煤在《向赵树理方向迈进》一文中最后做了这样的总结“十余年来,赵树理同志坚持通俗化工作,在小报纸副刊、在街头、在剧团……写过不少小说、 快板、小戏及其他文字,生活与工作都曾遭到相当的挫折, 但始终如一坚持了夺取封建文化阵地的志愿。工作中从未计较过个人名誉、地位,也不想把自己的创作当‘艺术’――那种脱离群众的艺术。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为了成为一个作家,才立志写作,他写作的动机和目的,都是为了群众的,为了战斗的,为了提出与解决某些问题的,现在是如此,抗战前就是如此,因此他不多写,更不乱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要‘老百姓喜欢看,政治上起作用’”文章认为赵树理这两句话“是对毛主席文艺方针最本质的认识,也是我们实践毛主席文艺方针最朴素的想法,最具体的作法”。

总而言之,赵树理的创作是能体现毛泽东《讲话》所提出的文艺路线的典范, 赵树理的创作顺应了大众化的文艺方向,顺应了农民化的审美追求。赵树理的创作适应了当时解放区的社会变革需求。赵树理式的主题与文学语言形式被推崇到主流的位置, 赵树理的创作成为对当时(乃至五六十年代)文学“主流”的一种阐释与倡导。“赵树理方向”的提倡对整个解放区文学乃至五六十年代的文学,都影响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