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理选集(《赵树理选集》:这就又像个世界了)

发布:2022-09-07 22:34:14

文:悠然阅读

汪曾祺先生在《赵树理同志二三事》中写:赵树理同志是我见到过的最没有架子的作家,一个让人感到亲切的、妩媚的作家。读赵树理先生的作品,亲切的感觉格外强烈。

赵树理先生作品中的每一位人物形象都似生活在身边的乡里亲朋,有些巧言善辩、有些沉默寡言……出现在赵树理先生笔下的人物形象众多,虽然赵树理先生对人物的外貌着墨不多,但是每一位都有着非常丰满的个性色彩。

赵树理选集(《赵树理选集》:这就又像个世界了)

就拿《李家庄的变迁》中的老宋来说。老宋是李家庄龙王庙的看庙人,平日无事时在庙里守着,有事时敲钟通知村委会成员开会。

李家庄的龙王庙也是村公所,村里需要调理邻里纠纷、通知下达什么的,都在这个龙王庙。赶上哪天有人来庙里乱敲钟了,那就是有人要说理了。每到这时,老宋就进村通知开会,同时再到杂货铺取二十斤白面带回庙里。

这二十斤白面由老宋烙成饼,分给来“说事”的人,白面的费用待理说清之后再分摊。

说的时候不论是社首、原被事主、证人、庙管、帮忙,每人吃一斤面烙饼,赶到说完了,原被事主,有理的摊四成,没理的摊六成。

拥有这样身份背景的老宋可以说对李家庄的大事小情了如指掌,所以时常在“说事”时被要求充当证人发表一下“证言”。然而,老宋深知“说公道话”带来的后果,所以他每每推开:“咱从小是个穷人,一天只顾弄着吃,什么闲事也不留心。”

看庙人老宋高矮胖瘦、年岁几何无从知晓,只知道他是一直住在庙里,为了保住“守庙”的资格,老宋只说“可以说的话”。

没有人去责怪老宋的“审时度势”,因为比起老宋的“圆滑”,李家“一家独大”的局面在李家庄已经存在多年,庄民们虽然深受其害,却始终无法摆脱困境。所以,当故事的主人公铁锁对第一次谋面的小常说出自己的疑问时,铁锁的困惑迷茫令人心生同情。

铁锁与村长侄子李春喜是邻居。

铁锁家南墙外长着一棵小桑树,几年间两家争持不下,春喜说桑树是春喜家的,铁锁说桑树是铁锁家的。两家天天为谁摘了桑叶吵嚷,铁锁老婆终于不胜其烦将桑树给砍了。

话说李春喜本是庄里的教书先生,算是庄里少有的知识分子。但因为自己是村长的侄子,根本不把李姓之外的人看在眼里,非要在村公所与铁锁“辩一辩”。就这样,铁锁因为这棵桑树背上二百多块现洋的债,生计所迫只好外出务工。

务工期间,铁锁遇到小常先生。铁锁看出小常先生的与众不同,于是对小常先生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世界要就是这样,像我们这些正经老受苦人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可惜的是,小常先生还没来得及为铁锁解惑就被捉走,让铁锁伴着这样的疑惑继续挣扎……

小常先生在铁锁心底种下了希望的火苗,这火苗燃烧着铁锁,让铁锁心生向往。所以,当铁锁再次与小常先生相遇时,铁锁看到了希望——一肚子高兴憋得他(铁锁)要说话……仰天大叫道:“这就又像个世界了!”

赵树理,现代小说家、“山药蛋派”创始人、人民艺术家。

提到山药蛋,想起读到过的关于赵树理先生的一件趣事。据说,赵树理先生抽烟抽得很凶。他嫌烟袋锅子抽烟不过瘾,就把山药蛋挖空,插一根小竹管,装一“蛋”烟抽。

汪曾祺先生说:“赵树理是个非常富于幽默感的人。他的幽默是农民式的幽默,聪明,精细而含蓄,不是存心逗乐,也不带尖刻伤人的芒刺,温和而有善意。”赵树理先生的作品《小二黑结婚》就充满幽默感,尤其在描写二诸葛和三仙姑时,常常令人忍俊不禁、哑然失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