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德昌子段传新(段德昌之子向谢觉哉提出一请求,毛主席得知后泪目:我来给你证明)

发布:2022-09-08 04:16:12
段德昌子段传新(段德昌之子向谢觉哉提出一请求,毛主席得知后泪目:我来给你证明)

图丨段德昌旧照

段德昌之子找到谢觉哉

1950年,欢欣鼓舞的人们在建国后的第一个春天里,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中。

26岁的段传新是刚组建不久的西南空军司令部航空处的一名营级军官,特意被派往北京的航校接受培训。在这段培训时间内,段传新感到自己受益匪浅,不仅学习到了不少的知识,而且还领略了祖国首都的风采。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段传新同战友们一起身穿军装,迈着矫健的步伐,英姿飒爽地去参观了一个内部党史展览。

展览馆内庄重、肃穆,各处摆放着一件件历史文物,听着工作人员的介绍,段传新等人仿佛置身于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如今新中国已经建立,但不少英雄儿女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面对今天的胜利,缅怀牺牲的先烈,段传新等一个个感慨无限。

图丨博物馆

段传新跟随着队伍一直前行参观着,看着一件件文物背后所蕴藏的故事,段传新同样是感慨万千。当段传新走到一个玻璃柜前时,他的目光久久地凝视着柜内红绸上铺着的一张发黄的布告,那是1931年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的布告。

而让段传新久久不动的原因,则是因为上面的一个名字:段德昌!

这是他的父亲,当他看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和毛主席、周总理、贺龙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排在一起时,段传新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想到了很多……

段传新想到了自己在洪湖苏区生活的那些日子,百姓们对他父亲的夸赞和敬佩,而“常胜将军”和“火龙将军”都是苏区人民对段传新父亲的称赞。当时段传新也是一个小名人,谁都知道他有一个英雄般的父亲,不过对于自己的儿子,段德昌曾多次叮嘱道:“正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所以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要为老百姓服务。”

图丨贺龙和周总理

某次,贺老总在街头见到段传新时,总是摸着他的头说:“小昌儿,快快长大,长大了和你老子一样当英雄。”

在段传新看来,不仅自己父亲的同事认可他的能力,哪怕是敌人也畏惧自己的父亲。在洪湖苏区丧失时,段传新跟随部队撤退时,因驮他的战马受伤而导致他从马上掉下而被敌人俘虏。敌人在得知段传新是段德昌的孩子后,欣喜若狂,将他押到监狱,不久后便被送到武汉。

敌人对于段德昌这位将领同样敬佩,为此便想要通过段传新来招降。在那段时间里,敌人的糖衣炮弹纷纷打向段传新,想要让他劝自己的父亲投降。面对敌人的这种请求,自然是被段传新给拒绝了,但这也导致敌人对待段传新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后来,段德昌逝世后,敌人也失去了对他这个小孩的兴趣。

敌人对待段传新的各种礼遇也随之消失,并被押送到监狱中,和他的亲人关在了一起。后来在经过组织上的一番营救后,段传新全家才得以出狱。在出狱后,段传新得知了父亲逝世的全部过程……

图丨周总理

段传新晚上在回到培训班的宿舍里时,满含热泪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够将自己父亲的事情公布于众。没过几天,周总理办公室就给段传新回信说,关于段德昌的情况,贺龙和陈赓已经整理了向中央报告的详细材料,要段传新到中央组织部去看这些材料和党中央作出评价的文件。

中央组织部安排段传新看完材料后,通知他到国家内务部再去找找谢觉哉。

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内务部长谢觉哉,1931年秋天受在上海的党中央委派到洪湖苏区,先后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文化部副部长、湘鄂西省委政治秘书长和湘鄂西省委党校校长,主编湘鄂西苏维埃政府机关报《工农日报》。

在8岁的段传新眼中,谢觉哉是一个和蔼和亲的慈祥伯伯。在周老嘴和瞿家湾相处的日子里,小传新经常会摸着谢伯伯的胡子要他讲故事。

图丨谢觉哉

当段传新来到谢觉哉家中时,看着眼前这位年轻英俊的军官,谢觉哉一愣,还以为是段德昌来到了自己面前,他们父子两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想当初谢觉哉和段德昌共事时,也正是段传新这般年纪。谢觉哉紧紧地握住段传新的手,感慨地说道:“小昌儿,你长得太像你父亲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像你父亲一样会打仗。你父亲最会打仗了,是我们靠着吃饭的人。”

说着,谢觉哉亲热地招呼段传新坐下。看着段传新的样子,谢觉哉眼前又浮现出段德昌当年的英姿,以及自己和他共事的那段岁月……

谢觉哉在和段传新的聊天过程中,询问道:“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还有什么要求?”

段传新在听谢觉哉讲述了自己父亲的历史后,心情开朗了很多,为此便动情地说道:“谢伯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您给我开一个长久的证明,让我苦命的母亲心里好受些,让我们做子女的也好受些。”

图丨谢觉哉旧照

谢觉哉在听到了段传新的请求后,想了想说:“中央人民政府正准备向全国的革命烈士颁发烈士证书,我会将你的请求和你父亲的情况立即向周总理和毛主席汇报,建议为你父亲发一个烈士证书。”

段传新听到后,立即起身一把抓住谢觉哉的手说:“那我替我全家感谢您!替我父亲感谢您!”

谢觉哉则言:“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这句话后,谢觉哉和善地拉着段传新一起坐到沙发上,向段传新询问是否能找到自己父亲的坟墓,等烈士证书颁发后,他要代替周总理、彭老总和贺龙等同志好好为段德昌烈士修葺坟墓,以慰藉烈士忠魂。

段传新说,当年红三军军部的炊事员已经将他父亲牺牲的地方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只要一到金果坪,他就会找到父亲的坟墓。为此,谢觉哉向他叮嘱道,等培训班结业后,尽快去找自己父亲的坟墓,找到后立即向内务部报告。

毛主席得知段传新的请求

将段传新送出家门后,谢觉哉便立即将段传新的请求和段德昌的情况向党中央进行了汇报。毛主席在得知这件事后,内心同样有些不好受,段德昌多么好的同志啊,为此毛主席泪目道:我来给你证明,你父亲是个大英雄!

在将这件事处理完成后,毛主席口中一直念着段德昌的名字,脑海中也浮现出往事的一幕幕……

1919年11月14日傍晚,湖南省会长沙商校内,一个青年急匆匆地向教师宿舍走去。

青年一推开门,向正在和几位教师谈话的彭璜说道:“璜兄,这件事情简直太悲惨了。这是对吃人的封建礼教的血泪控诉。你说说,我们怎么宣传?”

图丨电视剧《中国1921》中的彭璜(右)与毛主席、何叔衡

这无头无脑的几句话,将彭璜说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满脸不解地看着这位青年。

青年看了看彭璜,知道自己话说急了,为此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一位年轻女子因为不满父母包办的婚姻而自杀了。

彭璜听后,慷慨地说道:“几千年来的封建礼仪就像一条毒蛇,紧紧缠在我中华身上,吞噬着我民众的血肉。国家腐朽,湖南腐败,这是驱逐张敬尧的又一发好炮弹……”

彭璜是湖南学生运动的著名领袖,当时正和毛主席等人一起发动驱逐皖系反动军阀张敬尧的运动。前不久受毛主席委派,曾到上海联系全国学联等组织,开展反张宣传,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此时他激怒异常,决定和毛主席一起商量,用这件事将驱张宣传的声势再造大一些。

彭璜欣喜地向头上还冒着热气的青年说:“德昌,你的政治敏感性越来越强了。要改造中国与世界,就是要这样善于抓住社会丑恶现象,剖析社会本质。”

图丨毛主席

第二天,彭璜在报纸上发表了文章,毛主席在短短的13天内,在长沙《大公报》上发表了9篇评论文和杂感。湖南的革命者呼吁民众,向根深蒂固的强权者又发起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进攻。

而向彭璜提供这一消息的青年叫段德昌。

段德昌在彭璜的影响下,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并于1921年在易礼容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国共两党开始合作,孙中山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在广州创办了黄埔军校,校长是蒋介石,周总理任政治部主任,不少共产党人士先后在黄埔军校中工作或学习。

1925年8月,段德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即被党组织派往黄埔军校。段德昌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始终坚持自己的革命信念,不受外界的影响,为此在“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开除了段德昌的学籍。

段德昌在被开除学籍后,在周总理的介绍下,前往由毛泽东代理理事长,李富春、林伯渠任理事的“中国国民党政治讲习班”学习,成为了毛主席的学生。

图丨毛主席

当时毛主席每周一至两次在讲习班讲授“农民运动”,对爱提出问题的插班生段德昌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1926年6月,段德昌从中国国民党政治讲习班毕业后,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五团任党代表。因为段德昌工作能力出色,不久后段德昌调任第八军第一师政治部秘书长,后升任政治部主任,兼任《北伐周报》主编。

1927年春,毛主席在武昌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为革命培养力量。当时段德昌跟随队伍也在这附近活动,在得知毛主席的情况后,段德昌便前来拜访。毛主席在看到段德昌后,笑着说道:“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我已经听说了你的事,你真是位不可多得的才人啊……”

段德昌在听了毛主席的话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呢。”

随后,毛主席和段德昌就中国革命的形势进行了一番交谈。后来,段德昌以国民革命军第20军第3师第2团党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在南昌起义失败后,段德昌根据党中央的指示转入鄂西农村领导和开展武装斗争,开辟了洪湖根据地。

图丨贺龙

1928年春,中央派贺龙、周逸群到达湘鄂西,段德昌与他们一起建立了以洪湖根据地为中心的湘鄂西根据地。在之后的岁月中,段德昌展现出杰出的军事才能,受到数位领导人的称赞。

贺龙同志曾言:

9师师长段德昌,真是个好同志呀!他当机立断,杀出了红军的军威。湘鄂西的党、政府和人民的处境在大敌逼近之际是多么的危险呀!如果不是段德昌同志赶得快,我们的同志就会被全部赶到洪湖吃水……

毛主席曾言:

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支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

毛主席的这番话,无疑是多自己学生段德昌的一种赞扬。不过就是这样一位战将,在1933年5月壮烈牺牲,年仅29岁。

毛主席在回想起有关段德昌的种种事迹后,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段德昌同志,真是可惜了。”

毛主席给段德昌签发了共和国第一号烈士证

1951年冬天,在北京培训结业的段传新,听从谢觉哉伯伯的建议,踏上了寻找父亲坟墓的行程。

在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后,段德昌终于来到了多少次梦中来到过的金果坪,他感到这里一切都是那样地熟悉。段德昌来到自己父亲牺牲的地方,他多想纵情地痛哭一场。然而,他强压住激动的情绪,没有贸然上前,而是走进村庄,要乡亲们去进一步指认父亲的茔地。

当乡亲们在得知他是段德昌将军的后人时,内心都非常的激动,向他讲述起其父的故事:“段德昌将军,真是一位为党为民的好将领啊!”

图丨段德昌烈士之墓

在和段传新寒暄一会后,乡亲们便带着他来到一排坟墓旁,然后大家跪在了第二座坟墓前,虔诚地磕了三个头,深情地说道:“段师长,今天你的儿子来看你了,你的亲人来为迁坟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段传新在确认了父亲的茔地后,立即痛哭着深深跪拜。全村人一起静静地肃立在段德昌的坟墓旁,他们曾深情地陪伴英雄,用自己火热滚烫的心伴随着英雄的忠魂度过了18个不平凡的春秋。在这18年以来,风起云涌,人民在灿烂的阳光下当家做了主人,人民的英雄段德昌所追求的一切都成为了现实。

段传新将父亲的坟基迁到了附近的一座山岗上。少先队员们把鲜花松枝和鲜艳的红领巾献给烈士,怀着深深的敬意,向烈士致以崇高的敬礼。不久,段传新将寻找父亲忠骨的情况向谢觉哉部长进行了汇报。1952年初春,毛泽东主席亲自给段德昌签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烈士证书。

图丨段德昌雕像

谢觉哉给当年湘鄂边苏区中心所在地的鹤峰县委去函。鹤峰县委根据中央的通知精神,将段德昌的坟墓迁到鹤峰县城满山红公园,镌刻碑文云:生平为革命事业竭尽忠诚,茹苦含辛,效劳祖国。他虽身死,但革命精神却深深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1983年5月1日,为纪念段德昌遇难50周年,他家乡湖南省南县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人们深情缅怀这位叱咤风云的先烈,在他的出生地耸立起了一座巍峨的丰碑并树起了一座段德昌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