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声评书在线听(忆金文声晚期评书表演)

发布:2022-09-08 02:14:09

图文|赵绪昕

金文声评书在线听(忆金文声晚期评书表演)

惊悉山东快书、评书“两门抱”的金文声先生于2017年5月25日在天津逝世的噩耗,深感惋惜,又一位演出经验丰富、腹笥渊博的曲艺老艺术家离去了。

金文声先生是1930年生人,今当87周岁,原籍山东。他多才多艺,实际上他是山东快书、评书、快板书、相声四门表演艺术皆通,而以山东快书和评书的表演为主。

他幼年时先学习京剧,嗓音“倒仓”后,改学说唱艺术。早年拜山东快书门的徐教明为师,习山东快书,后又拜西河大鼓门的张起荣为师,学演评书,当时在山东已小有名气。

1956年他来到天津演出,以说全本《武松传》、《大关西》、《小关西》等山东快书开始走红,声名鹊起。此时正值天津组织成立说唱艺术团体之际,在招兵买马,金文声正当二十五六岁的好年纪,精明干练,技艺可赞,即被留在天津,吸收加入了天津市人民广播电台曲艺团。他为拓宽自己的艺术道路,又拜自创一派的天津快板书大家王凤山先生为师。王先生是快板书和相声“两门抱”的艺术家,因而作为王先生门徒的金文声如虎添翼,又成为能够兼演山东快书、评书、相声、快板书的“四栖”演员。

金文声的山东快书与高元钧的山东快书不同,在艺术风格上是另一个路数。首先,他们的打板就不一样,金文声表演山东快书《武松赶会》,启用鸳鸯板和竹板,轮流敲打作为伴奏,有说有诵,诵中加白,与普通演法不同。他常演的山东快书除了《武松赶会》之外,还有《鲁达除霸》等。其次,唱法、断句、节奏也不相同。金文声唱起来口风紧,节奏快,讲究脆爆,需要嘴里的功夫更要扎实深厚。这种演法突出一个“快”字,是“赶着板”地说,非常紧凑,精彩异常,深受欢迎。

1958年他被放逐到天津板桥农场劳动改造,出来后回不去原工作单位,迫于生活,重操旧业,到处卖艺为生。他选择了以说评书为突破口。20世纪70年代后期他到上海说评书,审时度势,创造性地用中国民间说书形式演说外国小说,把世界名著《基督山复仇记》、《三剑客》、《茶花女》等改编成长篇评书演出,深得上海观众的欢迎。据他说,他把评书带进了大学校园,不少师生带着这些外国名著去听他讲的评书。

1985年“落实政策”,他才被恢复在天津电台的工作。他给观众们讲,他用发给他的补偿金到全国各地旅游了一圈。1991年退休后,他闲不下来,老骥伏枥,焕发出又一度的艺术青春。1991年至1993年,他受邀中央电视台经济台担任曲艺节目的采编工作。1994年至1997年,他与郑吉平等人合作,为天津广播电视学会和天津广播电视艺术开发中心完成了《中国传统相声集锦》第一、第二卷的采编出版。这套电视制品是中国首部收录约200段相声的百集作品,演员遍及8省20座城市,这个工程意义重大,为抢救中国民族文化遗产,也为抢救相声老演员的音像资料,作出重要贡献,同时推出一批相声表演的新秀,郭德纲、王玥波等就是在这个录制工程中亮相的,他们早期的舞台表现即出现在这批录像中。

1997年以后,金文声重登评书讲坛。当时评书老演员大都息影舞台,他的出山给天津“评书迷”带来喜讯。他在燕乐戏院、名流茶馆、长寿园等处演说《三侠剑》、《响马传》、《三剑客》、《基督山复仇记》、《袁文会》、《青红帮会演义》、《枪毙刘汉臣》、《白宗巍坠楼》等新旧评书和外国小说。《三侠剑》这部书已经有三四十年绝迹书坛了,金文声恢复演讲这部书,在当时引起轰动。他会的多,活路宽,前期还兼演山东快书《鲁达除霸》、《武松赶会》等。那几年,他所在的书场规模都不大,可容纳百十来人,可是天天座无虚席,而且生意做得很厚道,票价3元,坚持几年不涨价,也不因为看行市好就涨票价,而且戏园子供应开水充足,金文声免费供应观众瓜子、糖果,园子里场场爆满,这种盛况已经多年不见,到了星期六、日,就连北京的爱好者也赶来听他说书。每天的座位中还不乏评书、相声界的专业演员和曲艺学校的学生前来观摩。金文声好学习,肯钻研,积累的知识渊博,社会杂学也多,见解独到。2000年以后的几年里,我在南市燕乐戏院听了他说的不少评书,如《三侠剑》、《袁文会》、《青红帮演义》、《白宗巍坠楼》、《枪毙刘汉臣》、《张广泰回家》、《基督山复仇记》等。他在开讲评书之前,习惯现场在腰部围扎上一条棉线制成的宽约一寸多、很长的腰带,然后开讲。在中间休息时,他除了吸一支烟、喝几口水之外,有时也要看几眼在桌子上压着的一张小纸条,我想这是借以帮助提醒他下边要讲的书的提纲,终究是多年不说,过去又不是以说书为主,而且年纪大了,在所难免,听众对他很宽容,不加挑剔,听着还是津津有味。

他认为:“评书演员必须是文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演说家。”他说:“我说‘清书’比较擅长,那我就必须熟读清史,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甚至是民间传说,我都要掌握。”他又说:“台下的观众藏龙卧虎,我不能让大家问住喽。”有人问他会多少段评书,他回答:“不敢说我会多少,每天说两个小时,肯定两年不会返头(不重复)。”2008年,金文声已经78岁,在北京德云社书馆演说了《张广泰出世》、《白玉霄》、《五鼠闹东京》、《火烧金光寺》等,为后人留下资料。

他复出后说评书,还有一段小插曲,我没有亲自赶上,听观众里的常客讲,有一天他在台上讲着讲着,忽然犯病了,大家赶紧帮着送他到医院,原来是心脏病发作。医生给他动了手术,做的是介入微创疗法。休养几个月后,他又重登讲台,我是在他病后开始听他的评书的,属于他的艺术晚期。

他与观众的关系相处得很好,打成一片,水乳交融。他为人讲直理,但又不执拗。

金文声虽然具有艺术实力,但在他青年和中年时期,天津的曲艺人才济济,老艺术家藏龙卧虎,他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所以,他应该也是属于那种“老来红”的演员。他的弟子有梁宏达、郭德纲、于谦、高峰、李菁、罗广兴、李涛、华青、刘翰青、朱瑞瀟等,其中尤以梁宏达、郭德纲、高峰、李菁、于谦声名鼎盛。

精选评论

@天山雪莲:没看过、听过金文声老先生的演出,本无心说些什么。不过,在读了赵绪昕老师关于金老先生晚期演艺介绍后,心里忽的生出些感想,想在此一吐为快。

金文声老先生是一位集评书、山东快书“两门抱”的曲艺演出家,艺术造诣特别高。首先,艺德高。金老先生无论是评书、山东快书还是快板书、相声,演出形式随他手拈来。多年来,他坚持为百姓演出,且票价低廉;他还根据自己擅长演说清代时期评书的特点,努力研读清代历史,为演出打好基础,做好功课;最重要的一点,他为抢救中国民族文化遗产工作中,曾协助天津广播电视学会和天津广播电视艺术开发中心收集制作传统相声采编出版工作,他倾其全力,使很多老艺术家的作品得以保留传扬。

二是,他艺术底蕴深厚,人不张扬。单从拜金老先生为师,现已成名众多高徒这件事来说,足以体现金先生的艺术水平有多高,此处就不多赘述了;至于金老先生说书的质量,那就更有料了。在听书的观众中藏龙卧虎的人很多,演出时若不有点真东西,怎能回答了大家的现场提问,圆满了场子呢?再有,就老先生每天说书两小时,两年不会有返头这么一点来说,肚子里定是藏满锦绣文章的。

三是,他终生献身曲艺文化事业,无怨无悔。不表从前,单从1956年他在天津从艺算起,金老先生在曲艺界摸爬滚打60多年,一件事用心做了几十年,花费了多少心力不说也知,就是铁杵也早已磨成针了。

综上所述,我觉得评判一个人的德艺,只需串联他所做的每一件小事就可说明问题。于一个老艺人而言,能倾心于心爱的职业,终身投入最大的热情、执着、奉献于一身,并将自己千锤百炼的作品不断地奉献给观众,给大家带来快乐,这就不容易。这也足以表明金老先生的人生志向是脚踏实地的、是扎根舞台,服务百姓的。他在舞台上放歌自己理想,和百姓进行精神交流,不断浇灌传统和现代曲艺文化的根苗,使之蓬勃发展向上。

我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像他一样的敬业精神,为自己从事的职业尽心尽力,那么我们的社会将多么美好,生活会多么幸福。如果您有时间,也可以找来老先生生前的录音或录像,听一听、看一看,品味金老先生的艺术作品,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享乐呢。如果您同意我的观点,就请记住这位曲艺文坛老艺术家——金文声吧!

(编辑:傅磊 张翔 swell10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