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声和郭德纲关系(郭德纲西河门恩师金文声竟然有个“不情愿”认下的师父就是他!)

发布:2022-09-08 02:20:18
金文声和郭德纲关系(郭德纲西河门恩师金文声竟然有个“不情愿”认下的师父就是他!)

  很多青年曲艺观众认识金文声还是从郭德纲拜师开始的。晚年的金文声依旧过着清苦的日子,年过花甲还在天津仅能容纳几十人的小书场里靠说书为生。直到收了“福禄寿禧”四位已经在相声门小有名气的徒弟后生活才有所改善。作为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艺人,为了糊口度日,金文声所会的东西在同时代艺人中算是多的了。

  早年金文声学过京剧,后因嗓音问题转行投身曲艺界,并先后拜师学了山东快书、西河大鼓、评书以及快板。虽然业内对他的表演技艺褒贬不一,但江湖飘零从艺一生也算艺多不压身的角儿。在《相声师承关系谱》中金文声有位师父,正是给马三爷捧哏多年的“王派”快板创始人王凤老。严格意义上讲,金文声并没有跟王凤山先生学过相声,所谓师承关系是从快板这一枝上论的。其实金文声本人对于这段师徒关系还多少有点“不情愿”。

  金文声是山东济南人,在当时自家开的“小乐戏院”既当班主又是演员,主要以说山东快书见长。1949年,王凤山先生南下来到济南府卖艺并结识了金文声。出于对王凤山快板技艺的喜爱,金文声先后跟王凤山学了《进街趟子》、《对坐数来宝》、《同仁堂》、《武松打店》、《双锁山》等快板段子,只是一直没拜师,也没有口盟的师徒关系。直到1952年,王凤山先生受邀来到济南著名的晨光茶社献艺,当时晨光茶社的掌穴是“大来子”孙少林。据金文声回忆称:当时孙少林跟我说“你那么爱快板你就拜了他吧,我算保师。”就这样,师徒二人在孙少林家吃了一顿捞面,那时就算行拜师礼了。但这件事没有其他同行在场见证,金文声也没太放在心上。

  后来王凤山先是离开晨光茶社到武汉演出,后回到天津加入了天津电台曲艺团。直到1955年,金文声受同行之邀打算北上到关外的,谁知半路途中钱财被盗,无奈中途在天津下车寻访同行搭救。当打听到天津曲艺杂耍最热闹的地方在河北鸟市,金文声直奔而去,走到百鸣茶社时看到外面水牌子上写着王凤山的名字。来到后台正好找到了王凤山,当时天津电台曲艺团正好在这个园子有演出,王凤山就把这位在济南收的徒弟引荐给了当时的团长赵魁英并表达了希望让他也加入曲艺团的意愿。按照惯例,必然要“验活”,当时金文声使了一段山东快书《武松赶会》,并得到了马三立、张寿臣等前辈的称赞和认可。张寿爷评价他:“二十岁的年纪,五十岁的艺术。”这句话让金文声终身引以为傲。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圆满的,他如愿加入了曲艺团。

  随后,金文声也在百鸣茶社演出。一天,他刚到园子门口抬眼看了下水牌子就急了,上面赫然写着山东快书演员金文声。随即找到后台管事的问:“怎么一场演出两个说快书的,这怎么干?金文声是谁?“管事的答道:”不就是你吗?王凤山先生说的,你是他徒弟,他儿子叫文元(王文元,艺名小锁子),徒弟叫文声。”当时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叫金文声,在此之前金文声的艺名叫“金刚”。广播报都发出去了,也改不了了,电台也是拿这个名字给他上的户口。

  从那以后,金文声才“委委屈屈”的默认了这个名字。直到晚年回忆起与王凤山先生学艺时还不禁感慨:“我是顶着王凤山徒弟的名号进的电台,直到现在退休我还从电台拿工资,所以我也不能不承认是他的徒弟。王凤山说我是他徒弟也不是没有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