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娜的故事讲稿(“红色间谍”沈安娜在敌心脏潜伏14年安全撤离,95岁高龄安然离世)

发布:2022-09-08 02:34:13

1948年4月14日,国民党《中央日报》发表了一张蒋介石在南京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主持召开会议的照片。照片上蒋介石站在主席台中央,主席台后排右侧,与蒋介石仅两人之隔的一张小条桌上,一男一女两位速记员,正埋头将蒋介石的话变成一个个速记符号。靠近蒋介石的那位年轻女速记员,正是抗战期间由中共中央南方局直接领导的速记员沈安娜。

沈安娜的故事讲稿(“红色间谍”沈安娜在敌心脏潜伏14年安全撤离,95岁高龄安然离世)

沈安娜在国民党会议上速记

有人不禁要问:国民党的会议上,怎么会有中共的速记员?沈安娜是如何打入国民党内部的?她最后的结局怎样?

今天,隐者就与大家讲一讲“谍战玫瑰”沈安娜的故事。

1915 年,沈安娜出生于江苏泰兴县城的一个书香门第。她且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父亲的教导下,沈安娜诵读古典诗文,练习书法,她不但字写的好,还写的快,在当地被誉为神童。

沈安娜

1932年,为支持二姐沈伊娜反抗包办婚姻,沈安娜和她一起“出走”来到上海。到上海后,姐妹俩在南洋高商上学。1934年春节,因没有路费不能回泰兴老家过年,姐妹俩就去给恩师毛啸岑拜年。毛啸岑与柳亚子交往密切,思想进步,有学问,关心人,对学生很有吸引力。在老师家,沈安娜意外遇到了在南洋高商的校友和同学——比她高两届已毕业的舒日信,比她高一届还在校读书的华明之。四人相见,交谈甚欢。

华明之

当时,舒日信已经于1933年8月由上海地下党干部鲁自诚发展入党。经舒介绍,鲁自诚认识了华明之,并把华明之列为培养对象。此时,沈家姐妹并不知道舒、华的真实身份,只觉得他们是可以信赖的学长。

几次在恩师家的聚会,彻底改变了沈家姐妹的命运,不仅使她们先后走上了革命道路,也为她们的个人情感找到了归宿。华明之与沈安娜同在一所学校,他们渐渐走到了一起。姐姐沈伊娜与舒日信来往密切,情投意合,不久结为革命伴侣。

1934年夏天,刚读完高二的沈安娜因没钱交学费被迫辍学。经与姐姐、姐夫商量,这年秋天,她到上海炳勋速记学校学习速记,以便日后谋生。沈安娜学习刻苦上进,在速记学校深得老师的喜爱。1934 年底,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派员到该校招募速记员,校长确定沈安娜与其他两位男生去实习。

炳勋速记法

沈安娜一听要去国民党那里工作,起初并不情愿,她把这个消息告诉姐夫舒日信。舒立即向上级领导王学文(特科人员)报告这件事。王学文想,凭沈安娜的成绩肯定能够顺利考进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等以后时机成熟再开展情报工作。因此,他认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舒日信做通沈安娜的工作,一定努力争取。

1935年1月,沈安娜正式进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记录科担任速记员。凭着每分钟100字的记录速度和一手好字,沈安娜很快在浙江省政府机关脱颖而出,并逐步站稳了脚跟。

在浙江省政府机关,沈安娜人生地不熟,为取得信任,她与科长薛元燕搞好关系,认薛夫人为干娘,租住她家的空房听说薛的两个上小学的儿子无人辅导功课,她就放弃休息时间利用晚上前去辅导,利用顶头上司做保护伞。

1935年中秋节,经王学文和党组织批准,华明之和沈安娜结成生死与共的夫妻。不久,组织决定,华明之辞去国民党交通部上海国际无线电台的工作,到杭州与沈安娜共同战斗。华明之就来到杭州,在浙赣铁路局谋到一份职业,作为掩护,也为了养家糊口。

沈安娜夫妇

1936年12月,蒋介石自己的亲信朱家骅接替浙江省政府主席。因为超人的速记本领,让朱家骅每一次都能完整地领悟蒋介石的意图,从而加深蒋介石对朱家骅办事能力的认可,沈安娜很快就得到朱家骅的赏识,跟随朱家骅参加许多重大会议。

朱家骅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党组织指示,国内形势将发生急剧变化,要沈安娜注意了解蒋介石集团的新动向。她细心地记录省政府召集的会议上有关这方面的情况。此时。蒋介石集团给浙江省政府发来不少重要文件,有些涉及在游击区制止共产党发展的方案等。沈安娜趁内部混乱之际,取出组织需要的这些文件。

1937年底杭州失陷,时局更加动荡,浙江省政府又迁到永康、方岩山区。夫妻俩考虑,随省政府撤到山沟里,不但难以得到重要情报,而且无法与组织取得联系,同时,他们从报纸上看到国民党中央机关已迁到武汉,浙江省朱家骅等要员也已去武汉。中共的一些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等也到了武汉,设立了八路军办事处。

如果去武汉与组织取得联系,就可以继续为我党工作。于是,他们夫妻商定,华明之仍在浙赣铁路局工作,维持两人的生活。由沈安娜先去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寻找党组织。

1938年5月,沈安娜在汉口街头偶遇华明之地入党介绍人鲁自诚,他引见沈安娜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报到,在这里她遇到了周恩来、董必武等人。

董必武分析了形势与时局,严肃指出:“蒋介石被迫抗战, 但反共的本质没有变。要坚持抗战到底,情报工作仍很重要。今后你同华明之仍继续做情报工作。”

董必武

一会儿,又说:“你不是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骤的老部下吗?他现在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的秘书长,你可以去找他求职,设法打进国民党中央党部去,这样,你就能潜伏在国民党中央核心机关,为党搜集重要情报了。”

紧接着周恩来又与安娜谈话,他强调,必须随时了解、掌握国民党的意图及活动,以防止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这是至关重要,也极为紧迫的任务,要尽早打进去,搜集国民党这方面的情报,便于我们开展有针对性的斗争。

又叮嘱说:“你要注意隐蔽, 在国民党核心搜集情报要机警灵活,既要大胆,又要谨慎。你要通知华明之同志速来武汉接关系,夫妇俩在一起,利于掩护,并从旁指导协助你的工作。”

周恩来(剧照)

次日,沈安娜就到国民党中央党部求见朱家骅。

朱马上接见她,夸奖说:“沈小姐,难得你从杭州赶到武汉效忠党国,真是有为的青年啊! ”

沈安娜说:“我千辛万苦来到武汉,请主席安排我的工作。”

朱家骅很高兴,说中央党部的速记工作正缺人手,办个手续就行了,接着问:“你是不是国民党员?中央党部工作人员一定要是国民党员。”

这一点,沈安娜事先没考虑到,但她随机应变:“在浙江时我还年轻,没有参加国民党,现在加入可以吗?”

朱家骅马上指示秘书为沈办理特别入党手续,审批快捷,党证编号前还有一个特别醒目的“特”字——这在国民党内部被认为是有后台、有来头的。

朱家骅还说:“等党证批下,即来中央党部报到。”

不久,武汉保卫战失利,国民党机关开始撤往重庆。沈安娜和华明之遵照董必武的指示继续潜伏。跟着参政会的一艘包船前往重庆。10月,沈安娜正式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的机要处,当了机要速记员。因为是朱家骅安排进中央党部的,沈安娜很受信任,马上担任了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速记工作,因此能顺利获得蒋介石及国民党军事头目讲话的重要情报。

国民党中央党部

国民党会议多而繁,中央常务委员会每两周召开一次,其间,国防最高委员会和国民政府委员会及军事会议交替举行。中央全会,每半年至一年召开一次。除此之外,沈安娜还要随官员们外出速记。国民党的中央常委会十分重要,常由蒋介石主持,何应钦、白崇禧、陈诚 等高级将领做军事报告。

有时,更有“特种报告”,涉及国民党怎样组织“特种党团”,怎样打人共产党及进步团体,怎样加强特务活动等内容。总之,只要国民党政要召集重要会议,她就有可能在主席台的一侧就座,埋头记下会上的全部发言,然后将速记底稿译成汉字,由华明之负责摘要、整编、密写,送交中共中央南方局派来的吴克坚手中,再上报延安,供中央参考。

吴克坚

1938年10月,沈安娜得知国民党开始筹备五届五中全会,制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政策,并提前看到发来的会议通知、议程、人事安排以及报告、决议的草稿,感到事关重大。沈安娜在华明之的掩护下,趁着夜色进了八路军办事处,向董必武汇报。

董必武听完神色严肃:“情况很重要,继续了解内幕,及时报告。”

博古也说:“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和保密啊!”

1939年 1月,沈安娜被确定为即将召开的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的速记员,并负责保管会议的有关文件。在这次大会上,由蒋介石作报告,沈安娜就坐在离蒋介石仅三四米远的桌子旁作速记。

蒋介石

此后,她进一步获悉了即将提交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讨论的两个文件,即《防止异党活动办法》(后改为《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和《关于共产党的处置办法》,这是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的纲领性文件。后来,中共中央把沈安娜提供的材料编入《摩擦从何而来》的小册子,并予以公布,明确指出:国民党下达的这两个文件,是造成国共磨擦的根源。从而揭露了国民党的反共阴谋,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共气焰。

《摩擦从何而来》

长期隐蔽于敌人队伍中,还要时时伪装自己,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到一批批热血青年纷纷前往延安,沈安娜也曾心动过。

有一次,在华明之的掩护下,她溜进了八路军办事处,董必武和博古接见了她。博古听了沈安娜的想法,先是一愣,然后摇着头说了串“不行”。

董必武也明确表态不赞成,他笑着说:“你去了延安,我们这里就没有小速记了!”沈安娜顿时泄了气。

闷闷不乐地回了家。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周恩来突然派人找沈安娜去谈话。他和邓颖超一起,一见面就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你想去延安?”

接着周恩来开导“小速记”:“你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工作条件,也获得了重要情报,你又有速记专长,别人无法像你这样打入圈民党核心机关。你在国民党的要害机关,能参加各种会议,能接触许多机密文件,能搜集党所需要的情报。你要从革命大局着想,以大局为重,党很需要你坚守在这个重要岗位上继续努力。”

周恩来夫妇

但沈安娜还是执拗地提了个变通请求:“让我到延安学一年马列再回来吧,国民党统治区是学不到马列主义的。延安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周恩来听了哈哈大笑:“去一天也不行,你去了延安,就不能回国民党中央党部了!”

周恩来接着指出:“在国统区一样可以学习,可以从国民党的报纸上,从反面观察到不少东西。拿秘密材料和公开报道相互印证。只有长期埋伏,才能为党作出更大的贡献。”

这次的谈话给沈安娜震动很大。“为了情报工作需要,要甘当无名英雄”这句党的嘱托牢牢记在她的心中。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不断制造摩擦。由于吴克坚兼任重庆《新华日报 》总编辑的公开身份,不利保密,为了保护沈安娜和华明之地安全,中共中央南方局决定,改派早年在中央特科,有秘密工作经验,身份较隐蔽的卢竞如来接替吴克坚,直接联系、领导沈安娜和华明之。

卢竞如

早在浙江省政府工作时,沈安娜就曾不止一次申请入党。与卢竞如熟悉后,她多次向卢倾诉:渴望入党。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终于,在1939年中秋节前后的一个晚上,卢竞如来接头,她兴奋地告诉沈安娜:“党组织决定吸纳你为共产党员,我是介绍人,博古同志批准同意了!”沈安娜激动得热泪盈眶。

1940年,调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兼中统局长的朱家骅,要到中央训练团作报告、讲课,都要沈安娜去速记。有次,朱去中央训练团讲授《调查统计》谍报课,实际上要讲中统局特务机构的概况、职能、活动方法及手段,讲话稿应该由其亲信秘书杨公达起草。

事先,由朱的心腹秘书杨公达为他起稿,杨公达大动干戈,从中统局徐恩曾副局长手中调来大量绝密文件及材料。杨公达请安娜为他 做助手。由杨选好材料和口述,要安娜摘抄和记录并整理成文,而后交杨公达再增删修改成讲稿供朱家骅宣讲。

趁此机会,安娜将新得的中统局文件材料,诸如中统局特务组织情况、中统局如何开展特务活动等,悉数抄录交给了组织,成为一份份质量极高、囊括了敌特各种情况的情报。可笑的是,当中统局长朱家骅夸夸其谈如何对付“共党”时,周恩来、董必武却早已洞悉他排兵布阵的套路与招数。

1941年初,蒋介石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共产党坚决斗争和广大舆论谴责下,蒋介石反共势力不得不稍有收敛,但到11月,蒋介石又在五届九中全会上策划新的反共高潮。那时沈安娜怀孕8个月,为照顾她,科长不再让她担任速记,可她为完成任务,每天要走无数的台阶,累得脸色惨白,直至临产仍坚持上班。

沈安娜夫妇何他们女儿

一天,沈安娜发现某秘书办公室里藏有何应钦的《关于对共产党问题的报告大纲》和中统局副局长徐恩曾的《对共产党的处理问题的提案》,她趁别人不注意时,翻开文件迅速看上一两页,立刻回自己办公室,凭记忆速记在纸上。多年来她练就了过目不忘的功夫。犹如蚂蚁搬家,两份绝密文件被她一点点“搬”进速记本。一系列的情报,让中共中央及时掌握了蒋介石对付共产党的政策和动向。

沈安娜夫妇在龙潭虎穴里从事地下情报工作,非常危险。而周恩来关于对付突然事变的教导,在他们后来的经历中起了重要作用。1942年夏,沈安娜和华明之的直接领导人已由卢竞如改为徐仲航。那时,徐仲航打入国民党官办的正中书局总管理处工作,要有国民党员身份作掩护。安娜决定用“特别入党”的办法为他办理党证。但党证还没发下,徐仲航就不幸被捕了。

徐仲航

由于没有按规定时间来联系,沈安娜又不知他的地址,就以国民党机关同事的身份给他写信,寄到正中局总管理处,信里借口称孩子生病,借他的钱等下月才能归还。几天后,两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就拿着那封信来到中央党部,点名要找沈小姐谈话。

沈安娜心中一惊,但马上镇定下来,以静制动。来人追问沈安娜,为什么找徐仲航借钱,他是共产党,已经被抓起来了。沈安娜看他们像是两个小特务,又一听,只问信上的那些事,便摆出架子,生气地反问:“你们有什么证据说人家是共产党?”

两人抢着说:“他的抽屉里全是反动的书本。”

这句话使沈安娜摸了底,马上强硬地说:“你们有什么事,去向朱家骅秘书长报告好了。”说完扬长而去。

当时朱家骅已调任国民党组织部部长(兼中统局局长)。沈安娜仍兼着朱的讲话速记。沈安娜一举朱家骅的招牌,果然镇住了小特务

回家后,沈安娜与华明之开始分析事态的严重性并考虑应变措施。两人分析认为,国民党的内部“清洗”正在高潮,徐仲航有抗战救国的东北救亡总会的公开身分,很可能是平时言行不慎,才出了问题。

只有两个小特务来谈话,又很容易地被打发走,说明徐仲航没有暴露组织关系,但仍须做好应变准备。两人立即动手清理,将秘密文件,有可能引起麻烦的书籍及朋友的信件销毁。

徐仲航被捕,就意味着两人跟组织失去联系。她知道八路军办事处就在红岩嘴,几次都想去找组织,见见敬爱的周恩来、董老、邓颖超和其他同志,可她清醒地知道:自从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以来,红岩嘴周围布满特务,如果贸然前去,不仅给个人带来危险,而且将使党组织和同志们受到牵连。

八路军重庆办事处

他们时刻盼望组织来人,几年来从不敢搬家,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家是组织能与他们联络的唯一地点。他们也有过思想低沉的时候,但一想到组织“长期埋伏,等待时机”的教导,就又有了信心。虽然与组织暂时失去联系,但他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自己的工作,每次会议沈安娜都认真记录,回来整理成文后交给华明之去粗取精,加工好誊写后妥为保存。更多的情报,由沈安娜写成速记符号存放在办公桌抽屉里。

1943年5月,沈安娜暂兼“新生活运动妇女指导委员会”的速记工作,常为宋美龄的讲话做速记。每次给宋美龄速记前,她都会找出自己最好的旗袍穿上。因为“宋美龄实在是气质出众,只有这样去见她才显得比较得体”。每次速记完,沈安娜都将速记符号翻译成文字,工整抄录。由华明之装订成册,封面还加上漂亮的美术字标题,宋美龄看后十分高兴,每次讲演总要把沈安娜带在身边。这样,沈安娜又多了一层保护色。

宋美龄

直到1945年10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吴克坚按照周恩来指示,突然来到了沈安娜的家,并再度领导他们工作。吴克坚说:“情况组织上巳知道了,你们应付得好,坚持了岗位。3年,也真不容易呀!”

这时沈安娜夫妇才得知,徐仲航被捕后,1944年已由党组织派秘密党员阎宝航设法保释出狱离渝。吴克坚传达了南方局领导的指示:在我党与国民党和谈期间,要着重了解国民党策划的阴谋活动,及时向组织报告。

抗战胜利后,在中国共产党和各界进步人士的强烈要求下,1946年1月1日旧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会议期间,国共两党斗争十 分复杂而激烈。沈安娜白天列席大会任速记记录,晚上又在国民党召开的党团会议上继续从事记录,党团会议都是遵照蒋介石的指示,策 划第二天如何对付中共。每次会议一结束,她连夜将当天的会议内容整理出来,一份送至国民党当局,另一份则秘密地送到周恩来手中。据此,周恩来每天晚上也召集中共代表和各界民主人士商讨对策,并在在第二天的政协会议上从容发言,一一驳斥国民党的不实之辞,提出我党的政治主张,使国民党当局窘态百出、穷于应付。

旧政协会议

1946年3月1日至7日,国民党召开六届二中全会,秘密商谈处理政协会议的决议草案,沈安娜又及时地将会议内容密告了周恩来,周恩来遂在3月11日召开的国共两党代表会议上,严厉指责了国民党当局破坏政协会议,挑起美苏冲突,不愿解决东北问题的阴谋,使得国民党当局十分难堪。

同年3、4月间,国民党召开了两次国防最高委员会和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会议,策划如何进攻解放区的阴谋,中共中央根据沈安娜及时提供的准确情报和其他来源的情报,针对国民党兵力的部署,迅速作出相应的对策,并通过新闻媒介公开揭露国民党当局蓄意发动 内战的阴谋,使国民党在宣传上完全陷于被动的局面,不得不将内战的时间向后推迟了几个月,为我党我军赢得了宝贵时间。

1946年5月,国民党机关从重庆迁回南京。在解放战争的3年中,参加了国民党历次的中央全会、中央常委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后改为政治委员会)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会议。她全神贯注地记录着何应钦、白崇禧、陈诚等军事头目的军事报告。特别注意蒋介石的言行,就像按住了国民党的脉搏一样,国民党反动派的每一次跳动都被清楚地记录下来。

蒋介石鉴于内部失密的教训,每逢讲到绝密军政问题时,总是突然下令:“这段不许记,把笔搁起来!”沈安娜知道,蒋介石越是不让记的话,越是党最需要了解的。她就细心地在心头默记,到休息时间,佯装去厕所,马上速记在纸上。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对保密也做出新规定,不准工作人员带文件和笔记本回家,但沈安娜还是想办法把速记材料带回去一份,回家后赶快译成正式文件送给组织。

蒋介石在演讲

南京3年,沈安娜经常告诫自己,在这重要时刻绝不能暴露自己。她家里从不放进步书报,生活上穿着入时,常看美国电影。国民党的“元老派”有影响,各派头子都怕他们三分,沈安娜就向他们“敬求墨宝”,然后把居正、于右任、吴稚晖等人的书法挂在家里最显眼处,外人都以为她与“元老派”交情很深,上司也更信任她。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

一次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休息时,张继、于右任、吴稚晖等人对沈安娜说,他们愿意联名推荐她竞选立法委员,问她有无信心。沈安娜考虑到当立法委员虽可名利双收,但获得情报的机会很少,在和丈夫华明之商量后,谢绝了几位元老的好意。为此吴克坚表扬说:“不把名利放在眼里,实在难能可贵。”

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并很快占领南京。此前在走投无路情况下,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宣布迁往广州。吴克坚指示沈安娜和华明之:不必随国民党南下了,你们可去上海迎接解放。他们悄然离开南京,回到上海。

上海解放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沈安娜长达15年的地下谍报生涯宣告结束。新中国成立后,沈安娜夫妇进入国家安全局,担任司局级职务。

1986年,萧克上将参观重庆红岩村,得知沈安娜的感人事迹后,特赋长达百行的五言长诗《无形战线》赞扬她,其中有句:“按住敌脉搏,指头卜吉凶 ⋯⋯不用千钧棒,赛过孙悟空⋯⋯”

1989年12月,沈安娜获得国家安全部为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颁发的荣誉奖章。近年来,随着以沈安娜为原型的电影《谍战玫瑰》的上映,人们才知道,原来隐蔽战线还有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女版余则成”。

晚年沈安娜

2010年,95岁的沈安娜安然离世,独留下一段潜伏传奇,让世人永久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