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娜子女现状(沈安娜:潜伏蒋介石身边14年,临终呼“我暴露了”,95岁葬八宝山)

发布:2022-09-08 02:36:14

2021年7月2日,以我党最优秀的秘密情报员之一沈安娜为原型的大型音乐剧《速记员》在北京喜剧院隆重上映,叙述了隐蔽战线上无名英雄的故事,剧情令人震撼。

沈安娜,一位被誉为“谍报玫瑰”的红色女特工,她在蒋介石身边整整潜伏了14年,多次与蒋介石一起出现在大会主席台、高级干部会议上,获得了大量兵力部署、军事计划、人事变动的一手情报,其真实身份却一直没有暴露,被形象地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沈安娜子女现状(沈安娜:潜伏蒋介石身边14年,临终呼“我暴露了”,95岁葬八宝山)

沈安娜,1948年

全国解放之后,沈安娜等无名英雄一起获得了中共中央集体通令嘉奖。

1989年,建国40周年庆典,她获得了国家安全部为长期坚持在隐蔽战线作出贡献的无名英雄颁发的荣誉奖章及荣誉证书。

多年潜伏敌营,让沈安娜神经高度紧绷、长期处于警惕状态,直到临终的那一刻,95岁的沈安娜陷入昏迷之际,犹在病床上喃喃自语:“我暴露了!他们逮捕了人,从后门跑了……”

1、曾做明星梦,因家贫入读速记学校,有速记天赋

1948年4月14日南京《中央日报》的头版上,刊登了蒋介石在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里发表讲话的照片,大会上,他双手撑着桌子、慷慨陈词,为国民党部队的节节败退打气,并进行下一步军事规划。

而就在蒋介石身后几米远的地方,主席台一角还坐着一男一女两名速记员,正在飞速记录着他的发言。

蒋介石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女速记员竟是有十几年党龄的中共秘密情报员,从重庆到南京,每次他开中央会议、军事会议之时,都由这位女速记员记录、整理他所有的发言,从中洞悉了大量秘密军事布署、人事安排。

蒋介石身后的沈安娜(红圈处)

这张照片,至今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它见证了无名英雄们在隐蔽战线上的出色功绩。

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出生于江苏泰兴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她父亲是前清秀才,大伯曾任前清翰林,见家中子女众多,兄弟二人就自己办起了私塾,教附近的孩子们读书,也在附近学校兼课养家,因此,沈琬自幼练就扎实的书法功底,能写一手漂亮的楷书、行书。

1930年,沈安娜考入泰兴中学读书,此时,她已家道中落,随着大伯、父亲兄弟先后去世,家里没有顶梁柱,全家人常为吃饭发愁,母亲只能把沈安娜的二姐沈珉嫁给一个年长许多的男人,来解决家中的贫困。

泰兴中学是当地名校,沈安娜读书时,在自己的老师、共产党员刘伯厚的启蒙下,阅读了不少苏联翻译作品,萌发了爱国救民的革命思想,二姐沈珉受她影响,也向往着革命。

沈珉的婆家是个封建传统的地主家庭,丈夫一身旧时代陋习,看不惯妻子追求新思想,曾多次殴打她,阻止她与社会交往。

沈珉长期遭受家暴,在沈安娜的鼓励下,决定逃离这段苦难的婚姻,1932年,姐妹二人悄悄离开了家乡泰兴,前往上海。

大上海立足不易,二姐沈珉找到一家“务本女中”读高二,沈安娜则靠一篇名为《求学》的作文打动了南洋商业高级中学的教育主任毛啸岑,得以被破格录取并减免学费。

1934年寒假,她与二姐一起去恩师毛啸岑家中拜年,在座的还有两名南洋高商的校友:已经毕业的舒曰信和比沈安娜高一年级的华明之,让沈安娜姐妹很有好感。

华明之戴一副近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镜片后的大眼睛炯炯有神,而舒曰信言谈洒落、一看就是个胸怀大志的人,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两个年轻人是中央特科的发展对象,就在1934年上半年先后入党,并调入中央特科从事秘密情报工作。

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谈话投机,四个互有好感的年轻人很快交往起来,后来,舒曰信与沈珉结婚,华明之与沈安娜也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姐妹俩被介绍进入特科。

1934年的上海正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大批地下党员被抓捕杀害,他们却勇于逆流而上。

1934年夏天,华明之毕业后,考进国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国际电信局无线电台,沈安娜则为了谋生而报名入读上海炳勋中文速记学校,炳勋速记只要半年就能毕业,她想凭自己的一技之长早点成为职业女性。

“炳勋速记”是曾留学美国的杨炳勋参考英文速记方法创立的“以音为主不以为字为主”的中文速记方法,聪明的沈安娜一学就会,还动脑筋自行调整了一些技巧,很快,她就能达到每分钟200字的记录速度,成了优等学生。

一般书写汉字每分钟只能写40字左右,而人们说话速度是每分钟120至180字,速记法可以把书写速度提高三四倍,在当时也刚刚普及。

就在沈安娜毕业前一个月,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来炳勋中文速记学校挑选一名速记员,校长挑了三个最好的学生去实习,除了沈安娜外,还有两名男生,沈安娜不想进衙门侍候官老爷,而且,由于她外貌出众,有同学拉她去报考电影公司,还一起拍下了明星照,正打算尝试去当电影演员。

可中央特科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华明之与舒曰信一起找她谈话,告诉她这是组织意见,希望她能打入国民党内部做情报工作,并慎重地告诉她,潜伏工作很危险,你怕死吗?19岁的沈安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要革命,我不怕死!

就这样,她把自己的原名沈琬改成沈安娜,表示自己渴望像那些苏联女英雄精神一样挺身战斗、反对不公平的世道,二姐沈珉则改名沈伊娜,都是苏联小说中常见的女孩名字。

1934年冬天,沈安娜放弃了自己的电影明星梦,奔赴杭州,把自己的一生演绎成了红色特工传奇。后来,电视剧《谍报玫瑰》、音乐剧《速记员》都以她为原型。

2、潜伏敌营多年,长期担任高级会议速记员

当时的女速记员不多,像沈安娜这样惠心兰质的更是罕见。

一进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她就以每分钟200多字的速记水平和女性特有的细心、工整娟秀的小楷为人称道,很快就被留用,成为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的速记员。

一个多月后,沈安娜带着几份油印的机密文件和高层会议原始速记稿,与衣物混装在小皮箱里,返回上海汇报工作,里面有几份涉及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策划“清剿“的文件,这让舒曰信和中央特科的直接领导王学文大为高兴,没想到一个小小速记员可以接触到这么核心的文件,看来,这步棋走对了。

王学文和舒曰信从沈安娜的冒失之举中看出她根本没掌握情报工作的要领,就对她进行了强化训练。很快,沈安娜掌握了用“隐形药水”写信的方法和单线联系的组织纪律。

由于她住在集体宿舍里写信容易被人发现,沈安娜灵机一动,找到议事科长薛元燕,要帮他的两个儿子辅导功课,就此搬入薛家一间堆杂物的小屋,避开了旁人耳目。

为了掩护她,组织上把华明之派去当她的联络员,每到取情报时,华明之就一早乘火车来杭州,晚上乘夜车回上海,二人在咖啡馆或者湖畔接头,在旁人眼里,这对男才女貌的青年人正在热恋之中,毫不引人注目。

沈安娜与华明之

联络工作催化了他们的爱情,1935秋天,两人在上海举行了婚礼,婚后,华明之辞职前往杭州,考上了浙赣铁路局的会计,从此,他们不但是夫妻,还是合作14年的地下情报站搭档,白天,沈安娜取得文件、速记稿等情报,深夜,华明之就把她翻译成文字的情报进行整编,挑出重点后密写并传送出去。

1937年底,由于战乱,他们失去了与组织的联系,十分焦急。

1938年,华明之带着一家老小跟着浙赣铁路局撤退,沈安娜独自前往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寻找组织,这次,她见到了周恩来、董必武等领导人,也接受了一个更重要的秘密任务: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原来,她在浙江时的老上司、浙江省原政府主席朱家骅现在已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的秘书长,此人就在武汉。

一心渴望投奔延安的沈安娜再次受命潜伏。

朱家骅对沈安娜印象不错,他也正缺少优秀的速记员,当即答应留用她,由于机要处工作人员必须是国民党员,朱家骅还让秘书为她办理了“特别入党”,也即由三个国民党中央党员介绍加入国民党,手续简化,党证上有个“特”字,显得更有来头。

1938年10月,沈安娜进入机要处工作,机要处当时有两个速记员,一个叫徐漂萍,使用的是“张才速记”,与她使用的“炳勋速记”是两种符号系统、互不相通,也就是说,沈安娜的速记稿,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只有她自己才能看得懂,为了安全保密,沈安娜还自创了一些速联符号,成为她的独家速记法,是独一无二的符号。

沈安娜所学的“炳勋速记符号”

1939年1月,沈安娜被指定为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的速记员,与蒋介石出时出现在主席台上,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蒋介石,她屏住呼吸,期待自己能用一枝素笔为革命做出真正的贡献。

此后,她一直在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中央全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国民政府委员会、最高军事会议上担任速记工作,蒋介石讲话之时,很难想象到自己身后一直埋头记录的女子竟是个中共地下党员。

而沈安娜不仅记下能讲话内容,还凭她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对蒋介石身边的胡宗南、李宗仁、白崇禧等人的动作、表情、语言进行了记录,情报搜集好,由在军委会政治部电讯总队工作的华明之分析整理,往往能从中提炼出不少重要信息。

夫妻俩送文件的密码箱

长期潜伏敌营,沈安娜不仅要掩饰自己的身份,还要克制自己的情绪,1941年1月,皖南事变的消息传到重庆,蒋介石与手下高官在会议上弹冠相庆,认为已经把新四军主力消灭了,听到6千多同志壮烈牺牲的消息,为忍住眼泪,沈安娜把自己的嘴唇都快咬破了。

1942年一次国民党策划反共、溶共的会议上,一个叫张继的反共元老,说着说着,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指着主席台上的蒋介石,大声道:“提起共产党,我就汗流浃背!说不定共产党就在你身边的,你还不知道!”

此刻,沈安娜就坐在蒋介石身边,望着越走越近的张继,紧张得心里砰砰直跳,暗想,难道是自己暴露了?可此时会场上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而蒋介石对张继的突然发难十分生气,打算拂袖而去,张继觉得自己有些过份,忙走过来道歉,他年事已高,走得有些跌跌撞撞,差点摔在主席台边,沈安娜见状,忙起身扶了他一把,很快恢复了平静模样。

在她潜伏的十几年中,国民党大部分绝密会议和情报内容,都会在第二天一早摆在延安领导人的案头,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内部消息。

3、危机时刻,借助宋美龄信任,扭转局面

尽管沈安娜与华明之非常注意隐蔽,但危险还是在不知不觉间接近了他们。

1942年夏天,他们的上线改由徐仲航(电视剧《风筝》中陆汉卿原型)担任,关系还未建立好,徐仲航就出事了。

徐仲航是“东北抗日救亡总会”的成员,同时也是中央特科的组织负责人,来到重庆后,他以正中书局管理处处长身份为掩护开展情报工作,1942年8月,他与“东总”的另两名成员一同被捕,三人中,李羽军病死狱中、孙复起叛变,徐仲航惨遭酷刑拷打、却一直不肯说出党的秘密。

特务们无可奈何,只好守株待兔,将他在重庆之间交往过的关系全都查了一遍,而此时,沈安娜由于要联系徐仲航送出情报,曾写了一封信到正中书局,信里只提了借钱给孩子买药的私事,并无其他话题。

特务们还是不放心,来机要处找沈安娜盘问,沈安娜辩解说,向朋友借钱买药有什么错?

回家后,她立刻烧掉情报,清理好家里的速记资料、进步书籍。她与华明之一晚上没睡着,沈安娜紧紧地拉着丈夫的手说:“万一我被抓进去了的话,你要照顾好两个孩子。”华明之说:“你放心,你要是进去的话,我也会一起进去,我们永远在一起。”

特务们果然进一步调查了这个职务不高的速记员,她家里有从未交往过的同事突然来“看孩子”,还有人在她办公桌旁大喊“徐仲航被枪毙了!”沈安娜知道对方没有确凿证据,便神情镇定自若地接着工作。

1943年,宋美龄频繁参加各种活动、发表演讲,需要一个专门的速记员,由秘书去机要处找人兼职。

沈安娜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她不但做好记录,还把宋美龄的演讲内容整理成文章,誊写在精美的笔记本上,送给宋美龄审阅。

宋美龄对她娟秀的书法和行文能力大为赞赏,认为沈安娜是个优秀人才,指定沈安娜作为她每次开会、演讲、各地访问的专门速记员。

这让她解除了特务们的怀疑。

沈安娜整理的会议记录,今存台湾国民党档案馆

虽然能接着潜伏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但痛苦的是将近三年时间内他们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由于是单线联系,在徐仲航入狱期间,他们根本无法送出情报,仿佛是被人按住了静默键,再也无法得到延安方面的指令。

二人的公开身份都是国民党机关小职员,为了潜伏工作,在重庆物价暴涨、公职人员纷纷辞职的时候,夫妻俩仍然坚持当着小职员,家中几乎沦为赤贫,连治病的钱都没有了。

有两个孩子患上“百日咳”后,为让孩子补身体,他们好不容易才买到两个鸡蛋,一不小心打碎了,只能托人买来一些猪肺煮汤当作营养品。

沈安娜、华明之与儿女,1949年于南京

沈安娜身体更差,既当主妇又当小职员,在长期艰苦的生活中,她患上了肺结核,可却忍着不敢说,因为怕一说出来,就会被达官贵人们撵走,就当不成速记员、不能为党工作了。因此,她每次在会议主席台上记录时都使劲忍住咳嗽,忍不住时,就捂着嘴在厕所里咳一会,咳得手绢上都是鲜血,平息下来再接着回去记录。

由于联系不上组织,大量情报只能收集了又烧毁,让二人深感痛心,可就是这样,沈安娜与华明之也没有灰心、没有放弃收集情报,他们相信,总有一天,组织上会来找他们。

4、潜伏敌人心脏14载全身而退,临终仍呓语“我暴露了”

1945年10月的一天,沈安娜听到熟悉的敲门暗号,打开门一看,是老领导吴克坚,她激动得几乎落泪。

与延安的联系又接上了,紧跟着,1946年1月的政治协商会议,周恩来等人带队来重庆开会,国民党政协会员为了准备第二天的“舌战”,每晚都要举行只有十人左右参加的小型秘密会议“党团会”,速记员是他们认为“既可靠”、资格又老的沈安娜,每天晚上,这十来个国民党委员都会就一些争议问题整理观点、论据,甚至连谁攻谁守、谁唱红脸谁唱白脸、讨价还价的底线都商量好了,沈安娜每晚十点多开会到家后,把会议记录整理成一式两份,一份交给机要处长,一份经华明之浓缩、密写后交给交通员,当天深夜就能送到曾家岩“周公馆”,中共领导人因此对国民党委员们的底牌了若指掌。

并不是每个重要会议都能全部记录下来,蒋介石生性多疑,在国民党高层会议上,提到绝密问题时,往往会强调说:“下面的话不要记。”此时,全场人员必须要立即停下笔,速记员也不例外。但沈安娜记性好,她把蒋介石的讲话默记在心,回去再一一写出来,交由华明之分析整理。

在敌营14年,沈安娜送出去的情报数不胜数,而她却并不居功。

退休后,她有一次接受电视台采访,记者问她:“您能讲得具体一些吗?比如哪一场战役……”沈安娜笑了,淡淡地道:“历史,该解密的可以解密,不该解密的还是不能解密。”

老年时的沈安娜与华明之

我们不知道具体哪一场战役的布署、决胜点与她的情报有关,而她是被毛泽东和周恩来誉为“千里眼”、“顺风耳”的那一批隐蔽战线英雄,为重大决策做出了卓越贡献,在中共党史出版社2018年出版的《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中,也详细记录了她的功绩,称她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1949年4月,吴克坚来南京告诉他们,不用跟着国民党南下了,沈安娜与华明之这才带着儿女们全身而退、前往北京国安部工作。当然,如果需要他们接着潜伏,相信沈安娜也会慨然接受任务、接着潜伏敌营。

刚换上军装的沈安娜

此时,她已经34岁了,才正式恢复中共党员身份,穿上了渴望已久的解放军军装。

长期的秘密工作让她在生活工作中充满高度警惕,也患上了失眠症,华明之曾在给友人的信中说道:“安娜失眠,半夜之后不能醒,一醒就得看天亮……”

在敌人心脏潜伏的日日夜夜里,她没有一天不紧张,没有一天不感到暴露的压力。由于是单线联系,就算牺牲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和贡献,在革命成功之前的那些年,她完全是以一个献身者的精神在默默从事工作。

退休后,沈安娜与华明之仍保留着每天雷打不动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的习惯,每天一起谈论时政,这是当年留下来的习惯。2003年,华明之去世后,没有人再与她一起分析时政,这让沈安娜感到有些寂寞。

2010年6月16日,95岁的沈安娜进入了弥留状态,照顾她的护士突然听到她在呓语,她喃喃说道:“我暴露了!他们逮捕了人,从后门跑了……”

4天后,走完传奇一生的沈安娜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她虽然没实现年轻时的“明星梦”,却用14年青春写就了一部潜伏敌营的红色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