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信泉将军吴悠(志愿军十大王牌军军长之第39军军长吴信泉中将)

发布:2022-09-07 22:24:03
吴信泉将军吴悠(志愿军十大王牌军军长之第39军军长吴信泉中将)

1992年4月2日,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吴信泉中将病逝,享年80岁。1950年11月1日,吴信泉将军率志愿军第39军直扑云山,激战三昼夜,歼灭美骑兵第1师第8团大部及南韩第1师15团一部,打响了中美交锋的第一枪。

1912年3月26日,吴信泉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位于湖南省东北部,湘鄂贑三省交界的平江县人杰地灵,曾走出了52位共和国开国将军。1928年3月,16岁的农协会员吴信泉参加了著名的“三月扑城”。1930年,为了躲避反动民团的抓捕,吴信泉翻墙跑出找到了红三军团,成为彭大将军麾下一员。20年后,当已经是解放军第39军政委的吴信泉衣锦还乡时,才知道父亲在他参军后不久,就被反动民团抓走严酷拷打,最后被逼疯了,吃下了瓷片划破肚子而死。

红军时期,吴信泉历任红五军3师班长,红3师司令部参谋、特务连政治指导员,11红团营教导员,红三军团第12团、14团、15团特派员,红3军团保卫局执行部部长。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15军团保卫局一科副科长。从吴信泉早期的经历看,那时的吴信泉基本属于政工干部。进入红15军团后,吴信泉遇到了时任红15军团73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的李雪三,在后来的军旅生涯中,二人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搭档。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红15军团改编为八路军115师344旅,吴信泉任688团政训处副主任,参加了平型关大战。1938年2月,344旅687团团长张绍东、参谋长兰国清率部反水,旅长徐海东闻讯后气得大口吐血。“张兰事件”后发生,吴信泉临危受命出任687团政委。他和团长田守尧一起狠抓部队组织建设和纪律、作风整顿,使部队很快恢复了战斗力。在随后的张店阻击战中,687团出色地完成了阻击任务,恢复了主力团的雄风。

1940年初,黄克诚率八路军第二纵队南下同冀鲁豫支队会师,成立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2旅,旅长由杨得志兼任(后田守尧),吴信泉任政委,李雪三任政治部主任。1940年8月上旬,新2旅进驻安徽泗县魏营子,地方上召开欢迎会,16岁的泗县三区妇救会主任俞惠如主持欢迎会,上台致欢迎词,吴信泉代表军方讲话。12月,在李雪三的撮合下,相识仅4个月的吴信泉与俞惠如“闪婚”,从此携手相伴52年。

皖南事变后,新2旅改编为新四军3师8旅,旅长田守尧、政委吴信泉,政治部主任李雪三。田守尧从红25军走出的一员战将,曾任红15军团78师师长。率8旅在苏北盐阜地区开辟抗日根据地,打了许多硬仗。大家都知道全军闻名的“刘老庄82烈士”出自3师7旅,也就是著名“铁军师”127师。而8旅也有一个“82烈士”却鲜为人知。1941年4月,新四军3师8旅24团1营2连在淮安县大胡庄遭到六七百日伪军的突然包围。2连艰苦作战,连续打退敌人数次进攻,最后和敌人进行了肉搏,共毙伤日伪军200多人。而2连除1名重伤战士幸存外,其余82人全部壮烈牺牲,这样全连壮烈牺牲的事迹在全军都是少有的。师长黄克诚考虑到3师初到苏北就失去一个连,怕影响士气就没有宣传,因此,8旅的“82烈士”就鲜为人知了。

1943年初,党中央指示从盐阜抗日根据地抽调一批团以上干部到延安学习深造。3月16日晚,新四军3师参谋长彭雄和3师8旅旅长田守尧率领51人的部队,化装成商船由阜东县废黄河入海口出海,计划转道山东赴延安学习。17日上午,在海上和日军的巡逻艇遭遇。田守尧指挥大家涉水上岸,他和妻子陈洛涟带头跳到海滩探索道路,不幸双双中弹壮烈牺牲。田守尧时年28岁,陈洛涟年仅24岁。田守尧牺牲后,汪伪特务机关策划了B计划,派特务假冒田守尧独自一人去延安开会,伺机刺杀毛泽东。当时因为交通条件和情报条件限制,延安方面并不知道田守尧牺牲的细节,就在这个假田守尧要见到毛泽东的前一天,被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处长陈泊识破并抓获,在他身上搜出一只无声手枪,真是好险啊!

1945年10月,时任新四军3师独立旅旅长兼政委的吴信泉率部随黄克诚由挺进东北。此时,黄克诚任3师师长兼政委,刘震任副师长,洪学智任副师长兼参谋长,吴法宪任政治部主任。下辖彭明治的第7旅、张天云的第8旅和钟伟的第10旅,而李雪三时任第8旅政委。1946年9月,3师主力奉命改称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刘震任司令员,吴法宪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第8旅改称第4师,师长陈金钰,政委李雪三;第10旅改称第5师,师长钟伟,政委王凤梧;独立旅改称第6师,师长兼政委吴信泉。1948年12月,第2纵队改编为第39军,4、5、6师依次改称115、116、117师,吴信泉升任副军长、李雪三升任政治部主任。从1935年红15军团成立起,到改编为第39军,这支部队可以说是解放军中唯一保留下来的红军军级建制的部队。在39军,刘震一直做为军事主官,李雪三则一直做政工工作,而吴信泉却是经常军政双兼,三人堪称是39军的“三驾马车”。

在东北战场上,第39军纵横驰骋,血战四平、三下江南、二打靠山屯、主攻锦州、攻占沈阳,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特别是116师(钟伟的第5师)获得了东野司令部“东北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的高度评价。入关后,更是摧枯拉朽,从白山黑水一路打到西南边陲的镇南关,未尝一败。经过三年解放战争,第39军更是兵强马壮,总兵力近6万人,几乎相当于华北野战军一个兵团的兵力。骄兵悍将傲气十足,自然惹得兄弟部队的不满。占领沈阳时,39军又大捞了一笔,于是就有人告到政治部主任谭政那里,害得李雪三不得不三天两头跑到谭副政委那里,检讨‘骄傲自满情绪’和‘本位主义’。”

1950年,马放南山的39军做为全军战略预备队驻扎河南漯河,此时刘震和吴法宪都调离,吴信泉又一次军政一把抓。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7月8日,林彪召见吴信泉,向他传达了中央组建东北边防军的决定,命令第39军立即开赴东北。7月21日,第39军挥师北上。

与老军长“九头鸟”刘震相比,吴信泉这个爱吃辣椒的“平江佬”更具湖南人刀刚猛辣。20多年军旅生涯,已经将他淬炼成一位敢打敢干的优秀指挥员。也许是因为刘震太过优秀,吴信泉的光芒被其掩盖,而历史终将给他一个一战成名的机会。8月13日,在东北军区召开的师以上干部会议上,吴信泉发言说:“怕个熊,美国鬼子又不是三头六臂,我们把纸老虎当真的打就是了。打它个人仰马翻,给全世界人民看看。”10月19日夜,第39军做为第一批入朝的部队跨过鸭绿江。

1950年10月25日,第40军与南韩第1师在云山以北的温井地区打了一场遭遇战。10月28日,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察觉到中国军队入朝参战,果断地将王牌第1骑兵师投入战斗,10月31日,美第1骑兵师先头部队第8骑兵团进入云山,接替南韩第1师的防守。美骑1师是美军中的王牌部队,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南北战争时的龙骑兵团,随着骑兵退出历史舞台,第1骑兵师于1921年改编为机械师,但士兵的臂章上仍然保留着马头标志,在二战中,骑1师是麦克阿瑟的宠儿,第一个进占马尼拉,第一个进驻东京,第一个攻占平壤……师长盖伊少将在二战中曾任巴顿将军的参谋长,也是妥妥的骄兵悍将。而早在10月29日,吴信泉率39军已经赶到云山城外,对云山的南韩第1师构成了三面包围,预定于11月1日晚发起总攻,拿下云山。

11月1日上午,美骑1师与南韩第1师换防的动静让吴信泉果断下令于下午5时提前发起进攻。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双方此时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吴信泉以为对手还是南韩第1师,而美军以为对手是北韩人民军。直到前面报告抓到美军俘虏,吴信泉才知道遇上了美军王牌。吴信泉不禁仰天大笑:“本想捞块肥肉,不料却啃上了硬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军的王牌军!”军部参谋急忙将这一军情上报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听罢,当即下令:“坚决消灭美王牌军!”经过三昼夜激战,39军攻占云山城,歼灭美骑兵第1师第8团大部及南韩第1师15团一部,歼敌2046名(其中美军1840名),击落飞机l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和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6辆、各种火炮119门。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以39军的完胜而告终。美第1骑兵师遭遇了成军30多年来的首次失败,也是美军第1骑兵师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战后,日本陆上自卫队干部学校将云山之战列为模范战例,收入《作战理论入门》一书。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第二次战役中,39军从正面攻破了美25师的防线。在上草洞地区包围了一个美军黑人连,通过喊话迫使该连连长率115名黑人士兵投降。美军为此修改战斗条例,不再将黑人单独编制。1950年12月6日,39军116师一举收复平壤。在第三次战役中,116师发扬“猛打、猛冲、猛追”的“三猛”作风,全师冒着零下20度严寒潜伏25小时,11分钟突破号称“铜墙铁壁”的临津江防线。战后,刘伯承元帅在南京军事学院讲课这一战例时称“应该打个满分”。1951年1月4日,116师与第50军攻入汉城,占领了李承晚的总统府。之后,第116师348团追敌至北纬37度线以北的水原,这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打到朝鲜半岛南部的最远点。

  在第四次战役中,39军第117师穿插至横城地区,激战整日,歼敌3300余人,其中俘敌2500余人(美军800余人),创造了一个师一次战斗俘敌最多的记录。战役最后阶段,吴信泉下令打开华川水库,水淹美陆战1师。在第五次战役中,39军顶住了敌人每天3万发炮弹的狂轰滥炸,以小的代价给了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共歼敌11000人。五次战役后,吴信泉与首批入朝的38军军长梁兴初、40军军长温玉成、42军吴瑞林回国汇报。他们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并邀请他们共进午餐。

1951年11月,39军接替第47军临津江两岸的防御任务。39军率先实施坑道作业,构筑起百余里的地下坑道,这些坑道能屯兵,能训练,能打仗,能生活,堪称“地下长城”。志愿军司令部召开现场会推广了39军的经验。在近一年的阵地防御作战中,不仅未失一寸土地,还向敌阵地推进了十几公里,为39军在朝鲜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39军在朝鲜战场奋战2年零9个月,歼敌4万余人。连一向傲慢的麦克阿瑟不得不称吴信泉为“可怕的人”。2005年10月,号称鹰派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访华时,提出要参观四个地方,其中之一就是第39集团军。

1953年回国后,吴信泉任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沈阳军区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59年庐山会议后,做为黄克诚老部下的吴信泉和李雪山被要求揭发黄克诚的“罪行”,二人始终一言不发。鉴于吴信泉的战功,1960年吴信泉被任命为解放军炮兵排名第七的副司令员。晚年,刘震、吴信泉、李雪三三人致力于第39军军史的修定。

吴将军夫妇有子女12人,8男4女。周恩来总理曾开玩笑问将军夫妇:“你们这艘航空母舰又添新飞机了没有?”吴将军因此得了个“航空母舰”的绰号。吴将军喜欢跳舞,尤其爱打篮球,抗战时期,一次与朱老总打球时,因抢球还把朱老总撞了一个跟头。文革中,吴将军组织一支“吴家军”篮球队,6个儿子在球场上龙腾虎跃,蔚为壮观。将军在场外指导,率“吴家军”首战机关职业队,大胜,继而转战装甲兵和工程兵球队,皆胜,“吴家军”威震总参各部。将军长子吴皖湘曾任八一体工队队长,后任军事博物馆副馆长。

1992年4月2日,一代战将吴信泉去世。四个月后的8月20日,刘震上将去世。又四个月后的12月22日,李雪三中将去世。巧合的是,吴信泉的忌日0402和刘震的忌日0820相加,正好李雪三忌日1222。吴将军临终遗言:遗体捐献,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不给组织上添麻烦。另外对子女嘱托:“我希望我家第二代对第三代严格要求,做有益于人民的人。人在世上总要做一番事业。古语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不管在什么社会,不劳动者不得食。”

吴将军的孙子吴悠继承了爷爷“球迷”的天赋,9岁开始打篮球,16岁接触街头篮球,18岁成立街球团队,21岁完成第一次扣篮,23岁开始创办全国街球赛事,被誉为“中国街球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