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朱生豪一生只干了两大件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给宋清如写情书)

发布:2022-09-08 00:34:13

文|程小亦

来源|程小亦


知乎上有个问题,爱是什么?

有一位网友说, 爱是责任,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是担当,是在风浪面前勇于面对;爱是尊重,生气懊恼也不忍伤害 ;爱是包容,是细腻体贴知冷知热。

爱是什么?或许有一个共同的答案,那就是愿此生与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朱生豪一生只干了两大件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给宋清如写情书) 爱是模糊的,在不知不觉中滋生

有人说,爱情无需言作媒,全在心领神会。

这一句话用一鲁迅和许广平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1898年,许广平刚出生三天,父亲就给她订了一个娃娃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广平有了自己的想法,她深知一个女人只有拥有独立的生活能力和让自己变好的能力,才不受家人摆布。

那个年代,很多女人早早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嫁人生子,而许广平却截然不同。20岁这一年,选择脱离家庭,先考入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大学,后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大学。

在那里,许广平遇到了此生的老师兼一生挚爱——鲁迅。

因为鲁迅授课特别,在她心中种下了一粒爱情的种子,后来有人问许广平:爱情是什么?

许广平只用寥寥数字作答,爱情的滋生,是漠漠混混,不知不觉的。

1925年许广平以“平林”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到,不自量也罢,不相当也罢,合法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与我们不相干。

于是他们的爱情开始了,在往后的书信过程中鲁迅以小刺猬、小莲蓬、哥姑等爱称,鲁迅也向她大胆地表达了自己的爱。

在《两地书》中对许广平暧昧地说到:“我的有蓬子的小蓬蓬,你不要以为我在这里时时如此彻夜呆想,我是并不如此的,这回不过因为睡够了,又有些高兴,所以随便谈谈”。

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犀利毒舌君鲁迅先生终于有了与自己倾心相伴的爱人。

我也对自己的坏脾气,常常痛心,但有时也觉得惟其如此,所以我配获得我小莲莲兼小刺猬。

他们相伴左右,许广平勤俭持家,为鲁迅买书查找资料。鲁迅在世时,许广平给了温暖爱,温馨的家,既是生活伴侣,也是得力助手。鲁迅临终前,曾多次握住 许广平的手,无言地跟他最亲爱的人诀别。

遗憾的是,1968年鲁迅先生的手稿被人夺去,许广平悲怒交加,突发心脏病去世。

爱是什么?爱无言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昵称,就足以表明在彼此心中的份量。爱他所爱,想他所想,拥护他的一切,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捍卫,或许这就是爱情最真实的样子。

朱生豪一生只干了两大件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给宋清如写情书

张爱玲在 《倾城之恋》中说到,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比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这让我想起情节大王朱生豪先生,他平时沉默寡言。

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格外厌世。

而他却给宋清如写信时说到“醒来觉得甚是爱你”,你看多美的诗句啊!多么炙热的爱啊!他真的是背着自己背着人尽说甜言蜜语。

1932年,朱生豪在一次“之江诗社”的活动中中认识了同在之江大学的宋清如。

宋清如写了三首诗让同学教给朱生豪看看,朱生豪只是默默地读了读并没有说话,宋清如内心伤心至极。

让人想不到的是,三天之后,宋清如竟然收到了朱生豪的回信,信里附赠了朱生豪的三首诗,请她指正。

宋清如很开心,两人相见恨晚,随后就开启了书信往来,朱生豪虽然性格内向,但写起情书算是中国文化界里最出众的。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朱生豪给宋清如起了很多爱称,比如傻丫头、妞妞、清如贤弟、宋神经、你这个人、女皇陛下,小鬼、昨夜的梦等等。

而给自己的信末落款名则是花样百出,比如,你脚下的蚂蚁,快乐的亨利、魔鬼的叔父、臭灰鸭蛋、小三麻子等等。

有人说朱生豪一生只干了两大件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给宋清如写情书。

莎士比亚作品集,翻译起来难度相当大,用朱生豪的话说:即没趣味又单调,又需要一个字个字地对照着译,人倦得睡不醒来,这也让他在翻译工作之时倍感压力,在翻译之余也会写信给宋清如,请求抱抱和爱爱。

在《我姓洪,名水,字淡如》这篇中,朱生豪写到,要是有那么一个好地方,我们在一起静坐半天多好,每天每天看不见你,真使我心痛。

朱生豪译莎士比亚作品期间也离不开宋清如的支持,婚后他们过着清贫的日子,他译书,她烧饭。业余时间宋清如还要外出挣点钱补贴家用。

后来,朱生豪因病英年病逝,留 下了31部一百八十万字的手稿和一个年幼的儿子,是宋清如活下去的使命,最终他翻译人莎士比亚作品得以陆续出版。

朱生豪一生都在致力于写情书和翻译,爱和工作是成了他人生的全部。

在这本《见信如面》一书中收信了不仅收录了朱生豪先生写给宋清如的12封情书,还有大家熟悉的鲁迅、萧红、徐志摩等闻一多等大家写给爱人的书信篇目。

每一封信都见证了文豪们最柔情的一面,每一个生活细节都渗透着各自爱的种子,原来高冷的文学工作者在爱情面前也曾有过“卑微”的求爱信,以及浓烈的爱情语录。

喜欢的朋友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