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宝珊(“儒将”邓宝珊四次路过延安,本想瞒着,却没想被人告诉了毛泽东)

发布:2022-09-08 04:24:03

邓宝珊,名瑜,字宝珊,1894年生于甘肃天水。早年加入同盟会,曾经担任国民联军驻陕副总司令、第八方面军总司令。1932年后,任国民党陕西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新一军军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国民党二十一军团军团长。抗战胜利后,又任晋陕绥边区总司令、华北“剿总”副总司令等职。因其好读书,喜书画,在西北军中素有“儒将”之称。又因其虽为军人,不喜戎装而喜着长袍,故又有“长袍将军”之称。

邓宝珊(“儒将”邓宝珊四次路过延安,本想瞒着,却没想被人告诉了毛泽东) 两次路过延安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邓宝珊驻军在榆林,与陕甘宁边区毗邻。为了防备邓宝珊受蒋介石之命围剿边区,就派人与他协商解决双方的问题。抗战的头两年邓宝珊也一直和陕甘宁边区保持着睦邻友好的关系。

1938年5月,邓宝珊路过延安,并不想惊动中央领导,却被人告诉了毛泽东。

毛泽东获悉消息之后立马给金城打电话:“一定要予邓宝珊一行以热情的欢迎和优待。”

金城立马赶往邓宝珊处,碰见了邓宝珊的副官于浚都,便说道:“邓军长远道而来,我们没有得到通知,有失迎迓。我们边区政府有几个招待所,房子虽然很小,但总比这个骡马大店好一些,我们欢迎邓军长和诸位到招待所休息。”

不过于浚都并不向邓宝珊报告,自作主张地回绝:“邓军长明天就要赶路回榆林,现在既然已经在旅店住下了,就不再惊扰贵党和政府了。”

于是金城只能第二天一大早再次赶来,正当于浚都还想挡驾时,邓宝珊却出来了,十分和气地道:“这次路过延安,时间仓促,没有打扰边区政府。我们在这里住得很好,就不麻烦你们了。”

金城立马说道:“听说您来了,我已报告毛主席和边区政府。毛主席和边区政府非常欢迎您,希望您能在延安多逗留几天,和大家见见面。”

邓宝珊见毛泽东如此恳切,便说道:“好吧,我今天不走了。”

毛泽东得知消息之后,立马赶来会见邓宝珊,在酒席上毛泽东开口道:“西北军的将领许多是爱国的,有与我党合作和民主革命的传统。现在国共重新合作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建立起来,只要我们共同坚持下去,并巩固发展下去,一定能够打败日本侵略者。邓先生在榆林,我们一定能合作得更好。”

邓宝珊自信地说:“这是孙中山先生的遗愿,也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毛先生和周恩来先生在双十二事变中坚持和平解决的方针,促成了两党重新和好,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是深得人心的。从此,总理生前的愿望,有实现的希望了。”

“希望邓先生这次能多住几天,到延安各处去参观、指导。”

“我就改变计划,多住几天了。”

邓宝珊在毛泽东的邀请下又住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参观了抗大、陕北公学等学校,还出席了文艺晚会和群众大会。

这一年的冬天,毛泽东又给邓宝珊写了一封信,

宝珊仁兄左右:

近日敌侵西北之消息又有传闻,谅尊处早已得悉。不论迟早,敌攻西北之计划是要来的,因之准备不可或疏。高明如兄,谅有同情。特嘱陈奇涵同志趋谒麾下报告防务,并将敝党六中全会之报告、决议、宣言等件带呈左右,借供参考。倘有指示,概祈告之奇涵。专此。

敬颂

戎绥

弟毛泽东上

1939年,邓宝珊再次路过延安,毛泽东闻讯之后,再次邀请邓宝珊到自己的住处去会晤。这次会见,两人相谈甚欢,竟然谈了一整夜。之后他还旁听了毛泽东在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邓宝珊回到榆林之后,就曾对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称赞毛泽东,对问题看得远,看得深。

冲突

1940年,邓宝珊下属的新十一旅中的一个连受人利用和煽动,与当地的八路军发生冲突,被八路军包围缴械。

榆林中学校长杨尔琮对邓宝珊说道:“共产党、八路军这样不讲信义,不给邓先生面子,邓先生要对他们采取强硬态度……”

邓宝珊听后,不置可否地说道:“谢谢你的关心。”

等杨尔琮走了以后,邓宝珊对身边的亲信说道:“他讲他的,我有我的主意,我已经给毛先生发了电报,请他派汉宸来一趟,商量个解决办法。”

毛泽东接到电报之后,派遣邓宝珊的同乡朋友南汉宸赶往榆林,平息此次风波。

1940年,国民党反动派多次进行反攻活动,但是都被邓宝珊给挡了回去。并且与毛泽东多次通信表示友好。

毛泽东闻讯之后,亲自看望慰问他,并请来了李鼎铭为他诊脉。

邓宝珊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便找了个借口:“榆林粮秣困难,维持现有部队尚感不足,如再添一师,势难维持,弟意不调。”回绝了。

第三次相见

1943年6月,邓宝珊要回重庆开会,蒋介石恐怕他再次到延安,特意下令他绕道。

结果,邓宝珊接到电报后,生气地道:“不指定路线还罢,指定了我偏要走延安。”

6月17日,邓宝珊抵达延安。

毛泽东闻听邓宝珊来了,立马隆重设宴款待。

邓宝珊一看见毛泽东,就高兴地说:“毛先生发福了!”

“这是由于我们军民扩大生产、丰衣足食的结果。”毛泽东却风趣地说。

一连三天,毛泽东都为邓宝珊举行欢迎宴会。第三天,邓宝珊和毛泽东等人再次会谈,毛泽东用他的幽默分析了国内外形势,并对邓宝珊说道:“国际局势处于大变动的前夜,法西斯快土崩瓦解,日本帝国主义就要走投无路了。”

在谈话中,邓宝珊询问毛泽东贵庚几何。

9月19日,董其武等宣布绥远起义。

邓宝珊感慨地说:“毛先生比我大一岁。中国有毛先生这样一位领导,乃民族之福。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之后,我们一定要为毛先生祝寿。”

第四次路过延安

这次,邓宝珊在重庆待了两个月,期间多次被蒋介石单独召见。在他返回榆林的时候再次路过延安,不过他却病了。

毛泽东闻讯之后,亲自看望慰问他,并请来了李鼎铭为他诊脉。

在这几天,邓宝珊还出席了生产劳动模范大会,并且在讲话中一再向大家表示:“我是大家的朋友。”

邓宝珊回到榆林之后,再次对亲信说道:“在延安,同毛翻天覆地长谈,谈得很好。边区正在开荒生产,要做到自给自足,我看能办到。胡宗南想封锁边区,此人志大才疏,不是共产党的对手。”

邓宝珊在榆林期间,一直同陕甘宁边区保持着友好的态度,对于国民党的命令一直保持着消极态度,这令胡宗南一直无可奈何。

和平功臣

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发动大规模内战,毛泽东则去信希望他可以当机立断举行起义。邓宝珊回信表示:“只要有机会,决当为人民革命事业尽一番力。”

平津战役之后,傅作义一直处在战与和的十字路口徘徊,先后派遣人谈判,不过均为成功。于是马占山向傅作义建议:“邓宝珊与共产党的历史关系较深,又有威望,如请他来出任和平谈判的代表,将会有利于谈判的进行。”

邓宝珊对地下党员崔月犁坚决地说:“蒋介石败局已定,我将全力劝傅作义走和平起义的道路。”

“那你在榆林的部队怎么办?”

“北平和平解放,自己起义后,榆林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毛泽东得知邓宝珊是谈判代表的时候,给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三人发了一份电报:

请告傅方代表,如果傅方决心和平缴械或决心出城改编或决心里应外合协同解决中央军,就应下决心站在我们方面。如果傅方决心站在我们方面,我们决不会亏待他们。吴化文那样的人我们也没有亏待他……

林彪等人向邓宝珊转达了毛泽东对他的欢迎,这令邓宝珊非常地高兴。

不过谈判依旧陷入了尴尬的局面,邓宝珊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眼见双方意见难以得到统一,最后建议:“把我们双方的意见电请毛主席,由毛主席来核夺。”

毛泽东接到电报之后,立刻复电称:经邓先生达成的协议是可行的,我们对邓先生完全信赖。

第二天一早,林彪便对邓宝珊说道:“毛主席复电,‘尊重邓先生意见。’”

邓宝珊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在当时的北平《新民晚报》上,还特意发表了一篇文章《北平和谈的一把钥匙——邓宝珊将军》,来赞扬邓宝珊的贡献。

为了和平解放绥远,1949年2月傅作义和邓宝珊来到西柏坡面见毛泽东。在这次会见中,毛泽东进一步坚定和明确地提出了和平解决绥远问题的“绥远方式”。

之后,邓宝珊给二十二军军长左世允挂去电话,说:“我在石家庄附近已见到毛先生,毛先生说:绥远、榆林再不打仗了,要部队自行学习,以后再整编。”

在邓宝珊的努力之下,1949年6月1日,榆林部队宣布起义。

建国之后,邓宝珊被任命为甘肃省人民政府主席、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以后,邓宝珊每次到北京开会,毛泽东都会约见他。

1968年11月,邓宝珊因病在北京去世,终年74岁。